综合

神门 第四百零四章 我终究是一个魔

2019-12-04 04:1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四百零四章 我终究是一个魔

如果说在方正直突破的时候给他们的感受是惊恐,是不可思议,那么,当看到池孤烟展露出实力后,他们的心里无疑就是恐惧,无比的恐惧。

十五六岁便突破回光境的方正直是魔族的威胁,池孤烟又何尝不是?

即使,所有的魔从两年前便知道池孤烟是一种威胁,可是,当真正看到这种威胁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位的时候,依旧让他们心颤。

方正直突破到了回光境!

池孤烟也突破到了回光境!

魔族的未来,在哪里?

这是所有魔族精英们心里几乎同一时间冒出来的想法,可是,这种想法最终还是被压迫了下去,因为,他们的胸口已经有血气开始翻滚。

回光境的魔族,确实被称为精英,但是,当他们站在池孤烟的面前,接受着池孤烟那万剑图的洗礼时,却什么也不是。

“噗!”

“啊……”

鲜血和惨叫声开始响起。

那是剑芒刺破身体,接着猛然爆开后造成的创伤,而那种创伤正在被一道道更加细小的剑芒不停的再次割开,割成一道道鲜血如柱的巨大伤口。

武戟的脸上有些狰狞。

作为轮回境的魔,他自然有着轮回境的实力和尊严,在看到天际间落下的剑芒时,他曾经想过一举将池孤烟拿下。

可是,这种想法只是一闪即逝。

因为……

当确定了池孤烟破境达到回光后,他的心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别说是他一个魔,就算是加上拜星一起,两个魔联手。

把握也不可能达到十成。

对于一般的事情而言,有着六成,甚至五成的把握,便可以拼一拼,可是,这一次不行,因为,他还有着另外一个重要的任务。

就是保护云轻舞。

几十名魔族精英能保护云轻舞吗?

可以!

但是,他们自保尚且都非常困难,一旦将保护云轻舞的任务交给他们,万一有一点损失该如何弥补?

几十名魔族精英再加上两名轮回境的魔。

这原本是足以与任何一个人对抗的强大势力,即使,对方是池孤烟,可是,当这几十名魔中有云轻舞存在时。

结果便完全不一样了。

池孤烟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她用了万剑图,并且,将万剑图融合到暴雨中落下,目的自然是逼得武戟不得不抽身保护云轻舞。

至于拜星……

她的位置从落下到现在,一直都站立于拜星的面前,从始至终,都没有移动过分毫,那么,拜星便不可能移动。

云轻舞的表情很冷,冷得如幽谷中吹过的寒风。

她确实有想过池孤烟会出现在南域,但是她却没有想过池孤烟会以回光境的实力出现在南域,就像她从来没有想过方正直会在突然间突破回光境一样。

“两个回光境……两个回光境的绝世天才吗?”云轻舞的目光看向池孤烟,又看向方正直,听着耳边传来的凄惨叫声。

她的眼中在一瞬间闪过一种迷茫。

那是一种绝不该出现在她眼中的迷茫,因为,她是魔族的少主,一个在魔族历代祖先面前立志于重振魔族的少主!

十岁那年。

当云轻舞率着六域魔兵回到血影城的时候,虽然整个魔族都震憾了,可是,却也曾经有着不少的声音在血影城中呐喊着,一族无二主!

六域魔兵。

只听令一个只有十岁的云轻舞。

何等恐怖?!

不过,这个声音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因为,在这个声音响起的第二天,她的父亲便当着四大家族及所有魔族的面,将另外四域魔兵的兵符交到了她的手中。

而那一天,这位当世魔帝只提了一个要求。

也正是那一天,云轻舞在魔族世代先祖的面前立下重誓,终其一生,以强大魔族为毕生的愿望,至死,方休!

“少主,方正直交由我们带回,还请少主先走!”

“保护少主撤退!”

“啊……少主快走!”

一个个声音在山崖上响起,一道道鲜血在暴雨中飞舞着,几十名魔族精英在暴雨中挣扎着,抵抗着,惨叫着……

云轻舞的身体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那并不是因为天际间落下的剑芒伤到了她的身体,事实上,自剑芒落下后,她便一直站在原地。

可是,那些剑芒却无法伤她分毫。

因为……

她的身后有着几十名魔族精英,还有着武戟,如果说云轻舞的愿望是强大魔族,那么,这些魔的愿望便是保护云轻舞。

“少主,不要再犹豫了!”

“还请少主先走!”

“即使是死,我们也一定带回方正直

,请少主放心!”

一个个声音中充满了急切,焦虑,还有忠诚,这是一种信仰的忠诚,即使是死,也再所不惜。

“走?”云轻舞微微仰头,望了望天际间那一道道落下来的银色光芒,还有那拼死挡在银色光芒前的剑光。

好强!

云轻舞的心里莫名的闪过这两个字,这是出于她内心的两个字,因为,即使是她也不得不配服池孤烟的强。

玄天道体……

回光境!

绝世天才!

强,真的很强!

三百八十八种道,回光境,绝世天才,又会有多强?!

云轻舞的目光从空中收回,慢慢的看向了她的身边,在她的身边,还躺着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方正直。

没有人比云轻舞离方正直更近。

因为,方正直晕倒的时候,手掌曾经还一直从她的腰间滑到她的大腿,最后再到她的脚底……

天际间的剑芒在不停的落下。

云轻舞没有受到伤害,那么,方正直便同样不会受到伤害,因为,方正直离她太近了,近得几乎贴在一起。

我终究……是一个魔!

云轻舞的嘴唇微动,眼睛看着方正直,看着那紧紧闭起来的双眼,她的眼中在某一瞬间有过一种晶莹的光芒。

“我的誓言是,我可以下令让魔族不追杀你,但是,却从来没有说过,我自己不可以杀你!”云轻舞的声音在风谷山崖上响起。

而与此同时,她的脚也轻轻的动了一下。

她的动作并不是太大。

但是,却已经足以将脚边晕迷的人……

踢落山崖!

没有什么声音响起,但是,一个人影却已经从风谷山崖上滚落下去,如一道流星一样砸向山崖下的地面。

“是生是死,由天而定!”

……

天空中,巨大的雪鳞风鹰发出一声轻亮的鸣叫声,紧接着,便以流光一样的速度从天际俯冲而下。

平阳当然不可能看着方正直就这样被踢落山崖。

那么……

她自然准备展现一下自己堂堂公主的实力。

可惜,她却低估了云轻舞身后的魔族,或者说,她低估了云轻舞身后魔族的决心,那种以身赴死的决心。

就在方正直的身体被云轻舞一脚踢落山崖,平阳坐着雪鳞风鹰俯冲而下的一瞬间,两道黑影便从山崖上跃了下去。

“少主的决定,旁人休想阻挡!”

“给我闪开!”

这两道黑影自然不可能冲着方正直而去,因为,方正直是生还是死,那都是由云轻舞来决定。

当然了,既然是由云轻舞来决定,其它人当然不可能来影响。

两道流光亮起。

如两把出鞘的尖刀一样从山崖冲下,直接朝着俯冲而下的雪鳞风鹰冲了过去,硬生生的挡在了雪鳞风鹰的前面。

这自然不是说雪鳞风鹰的速度比他们要慢。

只能说,雪鳞风鹰所处的位置,原本就比他们要高得太多。

“轰!”

剧烈的碰撞声响起。

“呦!”雪鳞风鹰的口里再次发出一声清鸣,双翅一展,竟然在与两名回光境魔族碰撞后再次展翅而起,重新冲回到了天际。

平阳原本高高撅起的嘴巴在这个时候张大了,因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还会有两个魔族拼着命的从山崖上跳下来挡在自己的面前。

一念之差。

机会便等同于错过。

而雪鳞风鹰作为凶兽,当然不可能会拼着受伤去硬抢下方正直,它的首要目的还是保护平阳的安全。

所以,在受到两名回光境魔族的合力阻拦后,她也下意识的折道而回,展翅向着高处飞去。

池孤烟想动。

可是,她的面前站的一个拜星,正如她不动,拜星无法动一样,面前的拜星不动,池孤烟便同样动不了。

“救人!”池孤烟的声音清晰的从风谷山崖上响了起来,与之前的平静相比,这一次,声音中明显有着急切。

一种由内心中发出的急切。

才子们听到了池孤烟的声音,可是,他们却无法去救,因为,从方正直一个人杀过去的时候,他们便相距太远。

刑清随想去救,但是,他此刻正指挥着近五万军士向着寒猿部落的大门口杀去,又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风谷山崖下?

刑远国的速度很快,可是,再快的速度也不可能在一瞬间穿过数十万军士,如同瞬移一样移到方正直的身下。

那么,南宫浩便同样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近五万大夏军士们同样想去救。

但是……

风谷山崖下站立的自然不可能是大夏的军士。

从风谷而出,合围大夏军士,数万大军密密麻麻,一枝枝黑色的长予被他们握在手中,毫无疑问的,那里,是南域士兵的天下。(。)

成人护理垫哪个品牌好
勃起功能障碍衡量标准
男性功能障碍无法勃起
勃起功能障碍怎么能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