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沧古荒帝 024 斩杀东离越

2020-01-13 15:25: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沧古荒帝 024 斩杀东离越

是南进!

睁开眼。

映入南千钧眼帘的赫然就是随后而至的南进。

东离族淬骨境六重天的百夫长竟然都一击毙命,不仅仅是南千钧有些骇然,就连远处察觉到这一幕的两族高手脸上都纷纷露出一丝极为惊骇的神色。

此人是谁?

一时间,东离众人的心头上,顿时就变得疑云陡生起来。

太可怕了!

那道金芒他们都来不及看清就已经刺入东离族百夫长的胸口,如此诡异的速度,如果是他们同样抵挡不住。

此人究竟是谁,难道南离部族除了南千钧,还有如此绝顶的天才!

如果是这样,那恐怕东离此行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南进的出现,陡然就将战场的形势扭转了过来。

此前如果东离族的百夫长将南千钧斩落刀下,那东离族自然就会多出一人援手。

但是现在,南千钧不仅仅没死,东离族更损失了一人,最令人惊惧的是,南离部落竟然凭空多出一个不弱甚至远超淬骨境六重的高手来。

这已经不仅仅是扭转了局势这么简单,甚至径直将形势倒转。

“哈哈哈!”

“哈哈~哈,东离越,你想欺我南离无人,看来要让你失望了,南进,快出手!”

不远处。

看到突然出现的南进果然展现出超人的实力,瞬间灭杀东离族的一名百夫长,南破石顿时便大声笑开。

心头的那一丝惊惧和愤怒一扫而空,转而化作一道道滚烫的意志冲刷着周身的骨脉。

手中。

百炼寒枪枪枪毙命,反而是东离族的八重天高手东离越一时间被他逼的手忙脚乱起来。

寒潭边上。

击毙东离族的百夫长之后,南进反手一震,便将一道磅礴的荒力气息打入南千钧周身的各大骨脉中推动其体内的荒力气息自行运转起来。

随即便从手中的纳戒中取出十余块荒石至于其掌心,浓郁的荒力气息顿时便缓缓自荒石中透出顺着掌心进入体内修复其受伤的骨脉。

“你先疗伤,我去帮助破石大人。”

“南进。”

转身看着南千钧,脸上一片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拿我的枪!”

闻言。

南进看了看南千钧身侧的那杆泛着黑色幽光的寒枪,又看了看手中属于东离族的百炼长刀,瞬间就有了判断。

将地上的寒枪握入手中,枪身一震便拔身而起。

那长刀,他的确不习惯。

“破石大人,我来助你!”

幽光一闪。

黑色的枪头便化作一条墨龙一般,上下翻滚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道圆润的轨迹,这枪,如林如龙,大开大合,竟透出一丝丝苍莽的气息。

这绝对不是南离族的招式。

南破石本想让南进退开,淬骨境六重天的修为虽然不算弱,但是在八重天强者的交锋中只怕也占不到半点便宜。

但是南进颇一出手便让他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因为淬骨境六重天的南进,竟有与八重天的东离越一战之力。

“哈哈哈,东离越,今日你必要葬身于此,破石!”

一道巨喝。

南破石手中。

长枪犹如点点心墨,瞬间便在空中点出密密麻麻的虚影,这是南离部落最为凌厉的一套枪法,南破石之名也是来自于此。

南进并未修炼过这种枪法,但是他自己却根据南离部落的开山拳领悟出一道似枪非枪的套路,假以时日,如果他继续完善的话,这套不能称为枪法的套路也并非不能成为一门完整的武道功法。

两人同时出手。

无异于一手画方一手画圆的绝技。

东离越顿时便显得有些局促起来,周身的漏洞百出,不过数招之间,小腹处便已经被南破石一枪洞穿,刺出了一道伤口,殷红的鲜血溢出。

“南破石,你欺人太甚。”

“哈哈哈,我欺人太甚你又如何,既然你东离部贼心不死那就,那我只好送你一程了,南进,别听他废话,将他留下来!”

轰!

话音落下。

南破石手中的寒枪再次化作一道枪影往东离越笼罩而去,高手之间的厮杀,根本就没有任何阴谋可以凑效,唯有踏破一切虚妄,以力破敌。

南破石和东离越本就是势均力敌,但是南进的加入却完全颠覆了这种局面。

见两人再次联袂而来,东离越脸上竟露出了一丝惊惧的神色。

与这两人交手。

持续的时间越长对他越不利。

尤其是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高手,虽然看不穿其修为,但是对方的枪法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

大开大合,动作看似缓慢却迅疾如电,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它钻进周身的漏洞处,若不是他,以南破石与自己相仿的修为怎么可能会击中他。

如果不杀掉此人,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只是那种代价―

眼前的形势越来越危机,数十招眨眼即过,只见东离越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狠辣之色。

周身浮动的地骨虚影骤然一震,只见位于他左胸的那一块骨头虚影竟然轰然而散化作一道道极为精纯的荒力。

一道极其危险的气息陡然便涌上心头。

“不好!”

“自爆地骨,快退!”

南破石一眼就看出了东离越的意图,但是等他喊出口时已经为时已晚了。

强烈的荒力气息猛然灌入东离越手中的长刀,一道尺许长的刀芒一闪而逝,竟是跟东离空曾经使出过的一模一样的的秘法。

烈阳刀!

如果换做是旁人,肯定没有任何可能从东离越刀下逃过,但是很不凑巧的是,东离空的那一刀正是南进生平为数不多的几次陷入死的境地,这一刀在他心中已经留下了不灭的印记。

看到刀芒闪现。

一股危险的气息已经涌上心头,不屈的意志猛然压下,周身六块地骨中的力量在极短的时间内便爆发出来。

身形爆退。

即使如此。

那道刀芒依然落到了南进的小腹之上,血光闪现。

但是诡异的是。

南进并没有抽身爆退开,身形在半空中倒翻了几个跟头竟然再次持枪刺了过去,身后,道道鲜血洒落,不屈的意志再次闪现。

“死吧!”

一道巨喝自南进口中滚滚荡开,震慑心魂。

就在这一霎那的停滞中,一抹枪芒再次闪现,这是南进第二次催动枪芒,真正的气芒而非东离空和东离越那种依靠特殊的功法催动的刀芒。

“天,是枪芒!”

“怎么可能!”

“这是南离族的绝世天才!”

“东离越大人!”

“竖子尔敢!”

南极手中的寒枪上,枪芒闪现的瞬间,一道道巨喝从周身骤然响起,爆炸一般,但是那不屈的意志已经刺破了一切虚妄。

在南进心中,只有一道身形,便是东离越。

噗!

枪芒入体。

鲜血横空而洒。

顿时整片虚空中所有的人都收住了手。

不管是南离族人还是东离族人,都没能想到淬骨境八重天的东离越竟然会死在这个年轻人手中。

是枪芒!

这个年轻人,竟然领悟出了无数练血境的强者都未曾领悟的舞蹈境界,荒力入体是为淬骨,化力成劲,却是武道极高天赋的象征。

唯有万中无一的天才才能走到这一步。

而南进,显然已经踏入了这个令人望尘莫及的领域。

呼和浩特市中蒙医院预约挂号
合肥市第六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河南男科治疗方法
无锡治疗早泄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