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230章 星汐的误解

2020-01-14 09:49: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230章 星汐的误解

自那场惨祸已经过去了14年,在这14年里,没有什么人比星汐他们更清楚,作为一个被大陆上最大的光明教派以恶魔后裔的名义进行通缉的种族,能够活到现在到底有多么的不容易。

不可以在人前暴露诺兰一族的能力,在有索兰神教势力覆盖的地区即使吃一顿饭都要提心吊胆,要合理地扮演一个虚假的身份和外人交际,要随时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给自己又或者给同样隐藏在同一环境之中的同族人留下什么漏d……或许这根本就不叫什么幸存,还活着的她们一点都感受不到幸运又或者幸福,她们只是还能够活着,仅此而已。

不过至少,因为大长老的关系在那场灾难之后第一时间她们这些诺兰幸存者们就团结在了一起。不管再怎么痛苦再怎么在虚假中度日,她们都能够有一个隐蔽的地方和一群有着同样经历的同伴们在一起舔伤口一起哭,彼此提醒对方并不是只有一个人在和索兰神教和这个不公平的冷酷世界作斗争。

然而,对于当年在灾难之后就下落不明的那个小女孩来说,就连这样的一个避风港她都没有。从14年前开始,那个小女婴就在这个冷酷残忍的世界之中迷了路,没有同伴,没有能够被别人接受的身份,独自一个人活到了现在。

星汐有想过,如果契露丝真的就是她们一直在找的,瑞恩大叔和蒂雅丝阿姨的女儿的话,知道了她也是诺兰族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或许,会因为终于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而喜极而泣。

或许,因为一直都是独自一人所以并不太清楚自己是诺兰族,因而迷茫不解。

又或许,会因为一直以来一个人四处逃避索兰神教的搜查而养成的习惯,露出警觉万分的样子像个受过伤的小兽一般审视她。

然而怎么想,星汐都没有想过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一副早就打好了主意的样子,用蹩脚的理由来否认诺兰一族的身份。星汐感觉得到,那并不像是为了自我保护而习惯性地隐藏自己,而更像是在知晓了一切的情况下出于自我的意志在装傻不去承认。

“……为什么,你不愿意承认你的身份?”

“我……”

面对星汐的疑问,契露丝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来什么。

是啊,为什么不愿意承认?

没错,她所拥有的可以复制别人能力的力量是诺兰族的能力,她在这个异世界的亲生父母是诺兰族人,毫无疑问,她就是那个被索兰神教用禁咒试图灭族,然后在大陆上整整追杀了14年的苦难种族的一员。

尽管这种问询的方式有点咄咄*人,但契露丝看得出星汐对于她并没有什么恶意,不如说,在她的回答露出了马脚之后,一瞬间确认了契露丝身份的星汐的表情,是真的看得出十分的开心。背负着同样的身世命运,就像星汐说的,她们应该是她毫无疑问的同伴才对。

可是,如果她真的向星汐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一定会不可避免地要面对一些她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她,不想要去复仇,至少现在的她不想。

契露丝的犹豫不决被星汐解读成了在自己的*迫之下的窘迫,这令星汐彻底地陷入了困惑之中。

怎么回事,怎么变得像是自己在*她一样……

这孩子难道就不想要有一个能够以真实的自己活下去的家吗?难道就不想要有一群跟自己有着同样的经历同样的痛苦,能够相互支持和理解的同伴们吗?为什么要用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拒绝呢……

突然间,星汐想到了一个令她有些寒心的可能性。

难道说……这孩子和索兰神教有关系?

当年的诺兰灭族计划,是索兰神教教内精心策划的一场秘密行动。他们这些幸存者之所以在当年那场浩劫之中活了下来,完全是因为在禁咒发动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因为某些原因不在村子里的缘故。而当时留在村子里的族人们,几乎都死在了在那个禁咒的威能之下。

而唯一的例外,就是这个叫做契露丝的女孩。现在想想看,一个才出生半年的女婴,却安然地在一道禁咒以及之后神殿骑士团的地毯式之中存活了下来,这本身就很有问题……

事实上,尽管那场灾难之后瑞恩和蒂雅丝夫妇坚持自己的孩子还活着,但诺兰族幸存者们真正第一次确认契露丝的存活却是在两年前,瑞恩夫妇在魔兽森林内执行任务的时候亲眼目睹了一个拥有诺兰族“神赐”之痕的女孩之后的事情。而那一次,那个女孩在事件中却站在了诺兰族的敌对面,而且事后来看,似乎正是因为那个女孩的存在,才令诺兰族与当时的盟友――洛里斯王国的纳里斯亲王的联合暗杀计划彻底失败。

再之后,诺兰族在西部平原的另一个大国之中暗地里扶植的盟友,巴特勒宰相的叛乱也以失败告终,而从当时负责支援巴特勒宰相的格尼所说,造成那场失败的关键人物,正是在北地很有名气的“北地贤狼”赫萝和她的妹妹。

要知道,这么多年以来,为了能够向索兰神教和在神教支配之下的索兰神圣国复仇,诺兰族的幸存者们私下里建立起属于自己的隐藏势力的同时,另一项重要的计划就是拉拢西部平原上的两个大国的国内势力,在两国国内扶植自己的盟友做大并让他们成为诺兰族向索兰神教复仇的助力。然而最终,那两次计划的失败一下子将诺兰族花费数年时间在洛里斯和普鲁德扶植的势力毁于一旦。

如果眼前这个叫做契露丝的狼族少女真的就是当年除了她们之外的那个诺兰族幸存者,那么无论是她作为瑞恩夫妇女儿的身份,还是她这幅狼族少女的外貌,都让星汐无法不联想起两年前导致那两场计划失败的关键人物……是偶然,还是说……

这样想着,星汐突然间浑身一冷,说起来,自己三人这一次也是接受了大长老的委托,到这个遗迹里来执行秘密任务的,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叫做契露丝的少女出现在了这里,而且她的伙伴还明显和那个叫做拉斐尔的索兰神教候补圣女有着很紧密的关系,如果前两次诺兰族计划的失败并不是意外的话,那也就是说这一次……

“……算了,看起来,是我误会了什么。”

“诶?”

正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承认自己身份的契露丝愣了一下,有些吃惊地看着星汐。

“星汐你……”

“看起来,我们或许真的不是同伴。”

星汐脸上已经没有之前那种确认契露丝是同族之后的淡淡的喜悦与兴奋,冷清淡漠的表情重新回到了黑长直少女的脸上,看着契露丝的眼神中满是复杂的神色。

契露丝顿时有些混乱,怎么回事,在她做思想斗争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说这位叫做星汐的少女其实是那种看起来很恬静实际上却是个相当耿直急性子的人?因为她的不干脆所以生气了?

不,不过也好吧……这样由对方主动放弃这个话题的话她也顺势可以蒙混过去了,果然她还是没有做好就此进入资料片《诺兰的复仇》然后正式开启新的主线剧情的心理准备呐……

就在契露丝不合时宜地想着一些不着调的事情的时候,星汐再一次开口了。

“……契露丝你,知道14年前诺兰族被索兰教屠戮的惨剧吗?”

“呃,知道一些。”

“是吗,你知道……那么你相信吗,索兰教所谓的,‘诺兰族是恶魔后裔’的理由?”

喂喂,怎么回事,这位星汐童鞋到底是要怎么样啊。一开始跟她摊牌表明身份然后一副「我看穿了一切」的样子*她承认身份,然后在她什么都还没说的情况下突然间放弃了,现在怎么又开始要曝当年的黑幕猛料的节奏了?难不成是觉得刚才那样直截了当不行所以改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来再次劝诱她入伙?

“我,我……我不知道……”

星汐看着支支吾吾的契露丝,她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她要让契露丝知道,那些被索兰教蒙蔽的真相。

契露丝明显是知道自己的身世的,可是按照星汐刚才整理的一些线索来看,契露丝却很有可能明里暗里几次在诺兰族的重要计划中扮演了搅局者的角色。如果真的只是巧合还好,但星汐却担心另外一种最坏的情况,那就是契露丝是在索兰神教的那些虚伪神g的示意下故意与他们诺兰一族为敌的。

按理说一个了解自己身世的诺兰族人应该没有理由为仇恨对象的索兰神教做事才对,但谁都不清楚在契露丝失踪的这14年里到底她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又经历了什么。

星汐也曾经与索兰神教的人交过手,她见识过那些真正虔诚的信徒――又或者在她看来就是彻底地被索兰教派的高层用语言和教义洗脑了的白痴们――那种对于宗教的异常的忠诚心,如果当年契露丝并不是像他们想的那样流落在外而是被索兰神教的人抱走抚养长大的话,那么在星汐想来,在契露丝的认知里很有可能被索兰教的那些卑鄙小人用花言巧语扭曲了事实,这样的话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契露丝明知自己诺兰族的身世却对于承认这个身份充满了排斥,甚至还阻挠过诺兰族的计划了。

无论如何,作为一个诺兰人,契露丝必须要知道当年的真相才行……星汐并不希望与同族为敌,哪怕这个同族被什么人蒙骗做出了对不起诺兰族的事情来也一样。

“你不知道,你果然不知道……是了,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因为索兰教的那些卑鄙小人根本就不想要让别人知道!”

星汐认真地看着契露丝,她相信,任何知道了诺兰与索兰的恩怨真相的诺兰人,都一定会做出正确的抉择才对。就算契露丝真的被索兰教洗了脑,这个真相,也一定会让她清醒过来。

“你知道吗,我们诺兰族,根本就不是什么‘恶魔后裔’,我们是……神的后裔!”

长春牛皮癣怎样治疗好
上海有哪些房缺医院
惠州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承德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烟台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