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等社会没有了拐卖我就真正退休了

2019-10-09 22:0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等社会没有了拐卖 我就真正退休了”

  掌握数百名失踪孩子信息,拿着记满号码的本子坐在电脑前打,询问对方是否曾丢过孩子……这样的“工作”,59岁的兴平人周丽晨已坚持了7年,其间她帮助50多个家庭团聚,让50多名失踪儿童找到亲人。近日,她入选“陕西好人”。

  周丽晨点开的页正是“宝贝回家”,浮现在她眼前的照片全部是流浪乞讨的残疾孩子,“作为一名母亲,我看了很揪心。”周丽晨认为自己应该帮助孩子做点什么。就这样,周丽晨又多了一份“工作”,成为一名寻亲志愿者,帮助失踪孩子找父母。

  “宝贝回家”站里设置“家寻宝贝”、“宝贝寻家”、“流浪乞讨”、“其他寻人”以及“游子寻家”等栏目,被拐孩子想要找家,或孩子失踪家庭,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填写资料,志愿者最初级的做法便是将这几种类型中的照片资料比对,查找相似失踪孩子。“我开始啥也不会,每天就是对比照片。”

  2010年6月,周丽晨收到帮助一个30多岁王姓男子寻找亲生父母的“任务”。她与男子聊天后得知,出生20多天后,小王就被洋县一工厂的养父抱养,而他的生母现在可能在榆林工作。靠着简单的资料,周丽晨开始帮男子寻找亲生父母。她通过熟人找到7名与小王母亲姓名一样的人,经逐个排除,终于帮小王找到了亲人。而7年里,周丽晨共帮助安康、临潼、四川等地50余名走失、流浪、被拐的孩子找到家人。

  “我没完成的有160多个任务,每天还有新的。”周丽晨拿出了两个记满“任务”的笔记本感慨道,沉重的心理负担让她几乎每晚失眠,刚成为志愿者时,她曾以家里有事为借口,向“站长”请了两个月假,但“三天我就想重新工作了,因为我不做就少一个人帮他们。”

  而在找家人的工作中,她也被误解过。“我们都不相信。”南郑县的赵女士回忆,2011年,有一个自称“宝贝回家”站的志愿者询问他们家是不是曾丢过一个孩子。当赵女士说弟弟在七八岁时被别人拐走后,“她说有一个男子在找亲人,很可能是我弟弟。”“丢了20多年了,怎么可能找到呢!”赵女士及家人都不敢相信,“现在骗子那么多。”赵女士称,对方要让她的父母去外地做DNA鉴定。以为遇到骗子的赵女士向当地警方报案,派出所让对方先来一趟汉中,见面后才知道打的正是周丽晨。经鉴定,周丽晨口中的男子确实为自己失踪多年的弟弟。

军事
腕表
家居优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