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万妖之王 第三百五十八章 拒绝

2019-12-02 13:42: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妖之王 第三百五十八章 拒绝

“王公子,请进吧。”

宗立在门前停下脚步,向着王通微微扬手。

王通面前是一座简陋篱笆围成的院落,竹影丛丛,隐隐有流水之声,幽深旷远。

微微瞥了郑屠一眼,宗立笑道:“郑屠便随老夫在此地等你,恰好还要传授他一些法门,将那赤炎铁晶炼化在巨剑之中。”

郑屠听了,连忙躬身应谢。

王通向着郑屠微微点头,而后便径自跨入了院落之中。穿过繁密的竹林,走不多远便见得一条小溪流水潺潺而下。王通踏着石阶,沿着溪边一路向上走,转了几个弯儿,停下脚步便见得在一处相对平坦的所在,摆放了石桌石凳,正有两道身影相对而坐,言谈甚欢。

右手边是一位老者,须发皆白,仙风道骨,观其神形便知,若是在年轻时候,定然是极为俊逸的人物。王通心下推断,这位应该便是剑宗宗主公伯天了。

而另外一人则是个青年男子,相貌普通,个子不算高,身材适中,眉宇间蕴着一股慵懒之气,此刻正端了酒杯看向王通这里,两者目光对视,唇角荡漾起一抹笑意。

“杨旭?”王通不由得一愣,杨旭竟然也在剑宗?他是在这里等着自己的么?

长久以来,王通同杨旭的关系向来都是非敌非友。两人间确实是有些交情,可也分属不同派别,所以王通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同杨旭正面对上,处理起来无疑麻烦至极。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杨旭抹了下嘴巴,而后将杯子翻扣在桌子上,淡淡的道:“我现在是该叫你苏文呢?还是叫你王通?”

沉默片刻,王通似笑非笑的回应:“身份已经戳穿,就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了,还是叫王通吧。”

“晴儿也是玄阳中人么?”杨旭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这货言语跳跃得厉害,王通淬不及防之下都是一怔。

回过神来,王通点头笑道:“苏晴也来自玄阳,我同她并非姐弟,所以你不要打她主意了。”

剑宗宗主公伯天见两人说话言语不详,不由得一脸怪异,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只得是笑着打圆场:“呵呵,既然玄阳之主不远万里而来,也请上来一叙吧。”

王通略一点头,便也拾级而上,来到石桌旁坐了下来。

在公伯天和杨旭身上,王通没有找到半分师徒关系的影子,这两个人的地位倒好似对等一般。

气氛略微有些冷清,王通只得是率先打破了沉寂:“冒昧来此,在下唐突了。”

“王公子说笑了,你贵为玄阳之主,亲身前来剑宗,蓬荜生辉,三生有幸。”

“玄阳之主?”王通微微愣了一下,他已经是不止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了,自己是玄阳之主?这说法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剑宗剑宗公伯天并不知道王通的迷惑之处,故而意味深长的笑道:“王公子在柳门登天台的事情,早已经在数日见传遍了荒古大陆,我剑宗虽然闭塞,可也不至于两耳不闻天下事啊。”

抿了抿嘴,王通却是没有多言,他清楚一定有一些东西自己并不了解,不过眼下显然并非询问解惑之所在,故而唯有干笑两声一带而过。

杨旭在一侧斜着眼睛瞄了两人一会儿,忽而清了清嗓子,沉声道:“王通,我知道你是为何而来,不过既然我在这里,你应该也清楚,计划已经不可能成功了。”

微微颔首,王通却是将目光转向了公伯天,毕竟后者是剑宗名义上的宗主,便是王通再不清楚剑宗内部的总总内幕,也要听一下他的意思才能安心。

“王公子,请恕老夫无能为力,剑宗虽为上古流传下来的大宗门,奈何内部人心涣散,实在是无法统一战力。”公伯天轻轻说道。

拒绝!

至于理由什么的,王通根本没往心里去,他只要知道剑宗并不同意也就足够了。

没想到在剑宗当头便碰了一鼻子灰,王通心下的恼火可想而知,不过神色还是一派从容,呵呵笑道:“我明白了,那接下来杨公子打算拿我如何?”

“自然是请你下山了。”

“哦?”王通眉梢微挑,有些诧异,“不打算动手?”

摇了摇头,杨旭有些无奈:“毕竟曾有有过交集,下不得手。再者说,天殿自然有人对付你,也轮不到我来出手。”

王通点头:“你指的是阴阳天尊花惊吧?”

脸色微微一变,杨旭伸手扶着额头,低声道:“王通,看在昔日情谊,我还是提醒你一下,阴阳天尊花惊还不是现在你能对付的,如果遇到,小心为上。”

“多谢。”王通拱了拱手,长身而起,“既然如此,已经多说无益,王通告辞了。”

“慢!”杨旭轻喝了一声,抬起头来,声音微沉:“将地牌给我吧。”

嘴角荡漾起一抹笑意,王通也不多言,自空间戒指中取出两枚地牌,一为当初洪潼府御座公孙简所赐,二为从青冥府护法尹信身上所抢。王通心里清楚,这些东西绝不会是验明身份那么简单,不过自己眼下又确实拿来并无用处,索性便给了杨旭,也算是还当年的人情了。

杨旭将地牌接在手里,直接塞入了空间戒指,而后目光移向别处,也不看王通,似乎是有些心虚。

“红绫小姐,是我带去天殿的......”

王通目光陡然一冷,冷笑两声:“你当初还要我保护她。”

好似有些烦躁,杨旭将桌子上的酒杯扣下又翻起,而后再度扣下,才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她呆在天殿会更加安全。”

盯着杨旭看了一会儿

,王通猛而转身向下走去:“下一次再见面,已经有动手的理由了。”

步子又倏尔顿住,王通并不回身,却是冷声问道:“宗主大人,剑宗如此见死不救,真不担心身后之难么?”

公伯天微微一滞,心下竟然是有些愠怒。作为一宗之主,他当真不觉得玄阳大陆会在一殿三府五大门的合攻之下留存下来,既然自身难保,又何来威胁之论?

脸色有些寡淡,公伯天的言语自然也是难免清冷:“王公子多心了,剑宗行事至今,未尝后悔。”

“好自为之。”话音落下,王通再不停留,径自离去。

看着王通那略显瘦削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杨旭忽而轻轻叹了口气,心思颇为郁结。一侧的公伯天见了,不动声色的问道:“旭儿,你觉得这王通如何?”

眉头紧蹙,杨旭揉着太阳穴悠悠道:“深不可测啊。”

“唉,可毕竟是英雄末路了。”公伯天神情有些惋惜,“若是再给他几千年,或许也能做出一番大事来。可如今距离两界封印洞开已经不足一年,他便是一界之主,又能闹出什么动静来呢?”

杨旭神色黯然,沉默了一会儿,才沉声道:“花天尊已经守在了山下,王通先躲过这一劫,再谈以后吧。”

王通出了这座院落,郑屠满脸希冀的迎了上来,不过当他看到王通那阴沉的脸色之时,心下便已经明白了大半:“不成?”

“嗯。”王通点了点头,冲着走上来的宗立勉强的笑了笑。

剑眉紧皱,郑屠沉吟了一会儿,才试探性的问道:“那你现在......准备去哪?”

思量片刻,王通才回道:“去丹宗吧。”

“好,我陪你一起去。”郑屠狠狠的点了点头。

“不行,你要留下来,我自己去。”王通一伸手便将郑屠拦了下来,而后向着宗立言道:“这段时间,还麻烦宗剑师照应一下郑屠了,毕竟而今的剑宗,也不太平啊。”

宗立瞬间会意,连连点头:“王公子放心吧,郑屠是我门下子弟,老夫这点儿事情还做能做好,不会让一些居心叵测之人找我剑宗弟子的麻烦。”

郑屠却是急道:“这是作甚?我也是玄阳中人,同你一道去丹宗责无旁贷,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孤身犯险呢?”

将郑屠拉到一边,王通低声道:“天殿的人已经到了山下。”

“什么!”郑屠陡然一惊,“你怎么知道?”

“刚刚在里面遇到了一个熟人,他告诉我的。”王通淡淡的说道,适才他见杨旭不打算动手,其实就已经是猜到了一个大概。杨旭的性情虽然放荡不羁,可还不至于生生放自己走掉的地步。

所以可能只有一个,却是已经有了比他更合适的人出手。而这个人王通也已经猜到了,毫无疑问,必定是阴阳天尊,花惊。

“你现在修为不足,出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呆在剑宗反而更加安全。”王通目光闪烁了一下,一脸深沉之色:“你放心吧,剑宗,我还会回来。”

郑屠心里也清楚,自己这两下子出去也就是送命用的,还有可能给王通添麻烦,虽然心底百般不情愿,却也是硬着头皮点了头:“好吧,你小心一点儿,等我修为有了点儿模样,便下剑山去帮你。”

两人商议妥当,便一路向外行去。郑屠想要送王通一程,所以宗立便先告辞离去了。

王通知道今天免不了一场恶战,一路之上颇有些心事重重。这一次会不会还有柳门那样的好运气,王通并不知道,阴阳天尊花惊的底细他更是不清楚,种种情绪郁结在心头,颇为烦乱。

“站住!”

“嗯?”眉头微挑,王通和郑屠齐齐顿住,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不过,不由得是哭笑不得。

前方百米开外,一群剑宗弟子已经拦住了两个人的去路,而那为首之人,正是刚刚大殿之中所见的周朗。

之前被王通轻易破掉了凝成的火兽,还折损了以为以自己马首是瞻的剑宗子弟,周朗显然是极其不忿,所以一出大殿便纠结了许多朋党,想要在此给王通点儿厉害看看。

“今天还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王通连连摇头,貌似从自己一登上剑山,就注定了有打不完的架。

本书来自:

曲阜市中医院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怎么样
福州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广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汕头看妇科医院那些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