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吟游刺杀录 第两百十二章 我很暴力吗

2020-01-14 13:06: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吟游刺杀录 第两百十二章 我很暴力吗

当夜,凯文六人又是聚在一起,各自拿着一叠纸画图。不管画工是好是坏,全都得动手,画工好点的就勾勒轮廓,画工不行的哪怕上色涂阴影,一直忙到深夜。众人也不由调侃,本以为来这里必然腥风血雨,结果居然是深夜画画。

次日清晨,众人依旧一脸无聊的坐在树下,只是今天准备更加充分一些。把昨天的画都挂在树上,算是吸引目光。

大白天依然没什么人,众人百无聊赖的靠着树休息。偶尔路过一两个挑水的狗头人,转头看见这边的情况,也只是看看,然后头也不回的忙他们的去了。

中午时分,暗精灵又过来,饶有兴趣的看看上面的画。

凯文站起来,实在无聊就给他也讲解一下:“看,这些画连在一起,是有剧情的。第一幅是一群头上带着蜡烛的狗头人,第二幅是头上没有蜡烛的狗头人,第三幅,两队狗头人相遇,打破狗头,打断狗腿,打出狗脑子。”

“第四幅,双方都有了战车,第五幅,两队战车开始互撞,第六幅这里来了一堆人族,坐在树下,并在树上挂着一堆画。第七福,树底下来了很多狗头人,听这树下的人族讲课。”凯文一路简单介绍。

暗精灵:“……”

“你觉得怎么样?”凯文问。

暗精灵摸不着头脑:“然后呢?”

“然后我们还没怎么想好,”凯文回答,“到这里就有两个分支,第八幅就是我们在地上画魔法阵图,第九幅就是没有蜡烛的狗头人打败有蜡烛的狗头人。另一个分支就没有第八幅,直接把第九幅放成第八幅。你给个意见?”

暗精灵怔了怔,低头靠近仔细去看画的内容。

凯文笑:“不用这么认真,里面没有什么暗语隐藏之类,这就是给狗头人看的。”

“我懂你的意思,”暗精灵脸色严肃,“语言不通,他们不当你一回事,所以你要教他们魔法阵?”

“我可没说要教他们,”凯文笑了笑,“只是给他们看图而已。退一步说,就算教了,又怎么样?”

“你这不太好吧?”暗精灵问。

“所以我也在考虑,这是万不得已的选项,”凯文也实话实说,“但是要说理由,我可以给出很多。所以也想问问你的看法。”

暗精灵沉默良久,只回答了两个字:“太累。”

这话一出,顿时引起其他人的共鸣,赛因已经第一时间开始叫苦:“昨晚我们画到十二点,就画了这八张图。”

暗精灵不置可否:“发动底层平民,从某种角度来说,还真有你们楼保勒国的风格。”

“那你觉得怎么样?反正现在也没事,要不加入我们?”凯文正式提出邀请。

“你们有多少把握成功?”暗精灵问,“我总觉得这些图加在一起,更像是一个骗子的把戏。狗头人就这么容易上当?”

“我曾经遇到过比狗头人更有智慧的山贼,但他们也被几乎类似的骗术骗的舍生忘死,”回忆往昔,凯文不由叹息一声,“有时候在我们眼中几乎可笑的骗术,愚昧的平民们却能深信不疑。当然我们主要也不是为了欺骗他们,甚至可以说我们是在给他们开智,只是为了最初能让他们听我们说话,必须耍一些手段。”

“对我们来说,有三大优势。第一,我们相对于狗头人平民来说是强者,弱者更容易听从强者的话,这是必然的。第二,我们是外国人,有道是外来的牧师会传教,我们说的话说服力总比这里的人高一些。第三,我们的确有真才实学,历史地理哲学军事数学魔法等等,随便一样拿出来,都够他们学几年。”凯文随口列出三点。

边上小勺子小声说:“历史地理什么的,其实我都不太懂。”

“没事,我都会。”凯文自信的笑笑,转头继续对暗精灵:“怎么样?和我们一起吧,我们人手也缺,以后你要去打豺狼人,我们也可以帮忙。你要是现在不帮忙,那以后也算了。”

暗精灵当即有些为难,赛因站起来直接勾住他肩膀:“来来来,坐下。飞艇上还坐我们身边要看我们打牌,现在连个忙都不帮了?”

“就是就是。”众人一齐开口,一人数落他一句。暗精灵无奈,反正左右也没事,只能点头同意:“好好好,我坐这里。”

“光坐着怎么行?”小九插过来一句,“会画画吗?”

“不会!”暗精灵急忙拒绝。

“那就只能负责讲解了。”凯文笑,“一会儿小朋友来了,就照着我刚刚的讲法讲一遍,一遍听不懂,就多讲两遍。知道了么?”

暗精灵觉得有些尴尬:“我不太会说啊,能不能有比较不那么尴尬的活。”

“有,”凯文回答,“去拉人。”

暗精灵:“……”

“对,”大家一致附和,“你只要看见一个闲逛的狗头人,你就把他拉过来。”“拉过来以后哪怕我们来讲,你不用说话。”“你这就不要推脱了。”“我们昨天都画到十二点啊!很累的,现在都动不了。”“辛苦你了暗精灵兄弟。”“辛苦辛苦!”……

暗精灵:“我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虽然有些不悦,但暗精灵并没有拒绝。凯文想拉他入伙,也不仅仅是增加一个人手的意思,暗精灵代表的也是一方势力,所产生的隐形作用远比表面大的多,一旦要动他们就必须考虑跟多。

于是,七个人继续无聊的坐在树下。突然,一个狗头人小孩从右边过来,孤身一人急匆匆的往左边跑去。跑到中途,突然脚上一绊,摔了个狗吃屎。

众人的目光自然就被吸引,凯文当即一拍暗精灵:“上,把他拉过来!”

暗精灵也不二话,一阵风似的去了。小孩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就感觉后领被提起来,恍惚之间已经来到了大家面前,吓得一时都说不出话。

众人都来了精神,齐齐站起来,用自以为最和善的笑容来面对他:“小朋友,我们不是坏人。”

小狗头人手脚乱动,试图挣扎,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说什么。但被暗精灵提住,哪里挣扎的掉。

凯文指着树上的画开始讲解:“看这个,这第一幅……”

结果小狗头人叽里咕噜完全不听,手舞足蹈挣扎的更加用力。小勺子当即皱眉:“小朋友怎么不听话?不听话就堵住你的嘴,知道吗?”说着就拿出一条毛巾塞他嘴里,小狗头人只能惊恐的呜咽。

“太粗暴了吧?”菲特看不下去,“要不还是拿下来吧?”

“要不给他看动态图?”小九开始摸口袋。

“他还是个孩子!”众人吼。

小勺子还是尽量温柔的和孩子说:“乖!你不要说话,认真听讲,我就拿出毛巾,好不好?”

小狗头人当然听不懂,只是害怕的看着众人。

于是小勺子拿下毛巾,孩子当即又开始说话,小勺子马上又塞上,再次警告不要说话。再拿下来,再说话,再塞上,再警告……如此连续五次之后,这孩子重要是懂了。乖乖的闭嘴,只是低着头,全身有些发抖。

凯文不管太多,把他头抬起来,然后继续讲画:“第一幅……”一遍讲完,小孩完全没什么反应,眼神茫然而紧张。凯文再讲第二遍,第三遍,对方依然是一个表情。凯文问:“懂了没?懂了就点点头。”边说边自己点头。

于是小狗头人也跟着点点头,众人对视一眼,只能当他是懂了。

“好,那我们就开始学下一课,”凯文从身后又拿出一些画,摆在身前,都是一些动物,“首先你要学楼保勒国语,知道吗?来来,跟着我一起念……”

“狗、猫、猪、……”凯文一边指着图片,一边念。但孩子只是一言不发,于是凯文把图片换个类型。

“犁、耙子、柴刀、……”凯文再念,但孩子依然不说话。凯文再换图片。

“国家、岛屿、大陆,……”凯文还念,但没效果,再换图片。

“绅士、女士、孩子,……”没有效果,凯文再换。

“一、二、三,……”凯文索性教数字。

终于孩子浑身一哆嗦,尿了一裤子,然后哇哇大哭。

众人:“……”暗精灵下意识的慢慢放开了手,孩子当即转身就跑,片刻间就消失在街角。似乎这孩子一开始出来,就是来上厕所的,只是大家不知道他说什么,硬拉着他上了一课,最后他憋不住尿了一裤子。

“我们是不是太暴力了?”凯文问。

众人不回答,都觉得有些愧疚。暗精灵倒是摊摊手:“人我已经拉了,别怪到我头上。”

赛因回头问大家:“谁还记得那个小孩刚刚说了什么?以后要是听到同样的发音,我们就能知道他也要撒尿,就可以放他走了。”

众人茫然四顾,显然没人记得。

“关键是我们太急了,”菲特抱怨大家,“或者我们应该也给他一张纸,让他说什么也画下来,这就可以交流了。”

众人都同意,吃一堑长一智,很多事情都是在不断失败中摸索前进。当然这次对这个孩子来说无疑留下了坏印象,不过相信他应该不会把自己尿裤子到处去说,影响还不至于太坏。

七个人继续干坐,一直到傍晚时分,狗头人们算是挖完了一天的矿,陆续出来溜达。几个孩子已经第一时间被吸引,一路奔奔跳跳的过来。这倒是省去了暗精灵拉人的功夫,凯文当即站起来,指着画开始讲解。

几个孩子一边互相聊天,一般对着画指指点点,没人听凯文说,显然他们也听不懂。末了,小勺子拿出几张纸,几支笔给他们,示意他们可以在上面画画,方便交流。

笔是最普通的炭笔,纸也是最普通的黄纸。但孩子们依旧一脸新奇,拿笔的姿势都是整把抓住,跟拿剑似的。众人一见就知道他们的水平在什么档次,不免暗暗摇头。

大家耐足性子,给他们示范握笔姿势,然后在纸上画画。但孩子们毫无耐心,只是片刻,一个把纸戳破,一个画了一团乱麻,一个把纸撕成两半,然后三人笔一扔,转身跑去玩了。

“要把他们抓回来么?”暗精灵问。

“算了,”凯文摆摆手,“现在人多,影响不好。”

耐足性子继续等,片刻之后,终于又来了一个年纪较大的狗头人,看得出下巴上的胡子都白了。他也有些好奇的看着上面的几张图画,凯文不管来的是谁,给他一张张解释,虽然明知道对方听不懂。

片刻,老狗头人指了指图画,说了几句。小勺子急忙递上笔和纸,示意他画下来。

结果这老头拿起笔,也和拿剑似的,茫然的看着纸,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下手。

凯文无奈,想了想还是给他一个狗币,然后哪一张画着一个狗头人对着其他狗头人招手的图,示意他叫其他人过来。

老狗头人看见狗币,顿时眼睛一亮,伸着脖子想看还有没有其他的。

凯文把图贴在他脸上,不停的重复:“叫人来!叫人来再给你钱!”

老狗头人茫然的站着,片刻之后转身走了,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众人叹息一声,各自摇头,然后坐下继续等。

再过片刻,终于几个狗头人士兵路过驻足,看见树上的画很兴趣。凯文再次站起来,不厌其烦的解释这几幅画。这次,这几个狗头人士兵却听得十分认真,看的也认真,凯文一通说完,见他们依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画。

凯文当即转身,把画拿下来,放近了给他们看。几个士兵受宠若惊,微微躬身,双手接画,显得十分隆重。

然后他们又问了一堆问题,就是不知道说什么。小勺子急忙拿出笔纸示意他们画下来,三个士兵同样是文盲,用握剑的姿势在纸上歪歪扭扭,但当他们画完之后,没人能看明白他们画的是什么。

“这就是传说中的抽象派艺术吗?”凯文忍不住吐槽一句。

几个狗头人士兵又是一阵叽里咕噜,似乎极力的对这张画进行解释,其中几个词似乎重复很多次,但大家把画颠来颠去,依然一片茫然。

“不管怎么说,你先把别人叫来!”凯文还是拿出那张叫人的图。

几个狗头人士兵还在叽里咕噜。

凯文随便点点头:“对对,你就把他们叫来就行了。”

于是狗头人很慎重的把画交还给凯文,凯文被弄得也慎重起来,也是双手接。而且由于身高差,凯文还得九十度弯腰。还完画,狗头人士兵马上齐齐跪下,朝凯文磕了个头。然后站起来拔腿就跑。

凯文:“……”

“他们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众人凑过来。暗精灵却笑:“但这误会也不一定是坏事。”

凯文只是沉默,一边又把几张画都挂上。自己对着这画开始思索。

突然,一大群狗头人士兵从水柜战车里钻出来,一路小跑的往这里涌,几百个人浩浩荡荡。众人脸色微变,但见他们手中都没带武器,心中也是疑惑不已。

只是片刻,这些狗头人士兵把凯文他们所在的这棵树团团围住,刚刚来的几个狗头人对着下面的人叽里咕噜的在讲解什么,几百个狗头人士兵都一片安静,认真聆听。

凯文等人反而有些尴尬的站着,完全搞不清状况。但不论如何,凯文小声告诫大家:“保持镇定。”

但话音刚落,就见几百个士兵齐齐跪下,然后倒头就拜,口中大喊:“叽里咕噜……”

凯文等人原本的佯装镇定,变成了僵硬。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很快引来关注,不少原本闲逛的狗头人越聚越多,他们似乎也询问着发生了,那些跪着的士兵就顺势解释给他们听,于是他们也跟着跪下,越跪越多……而凯文等人还站在原地,这会儿还一句话都没说呢。

这事情很快惊动了翻译,马上从楼里出来一路小跑,一路询问,一路惊异,当他来得凯文面前之时,表情已经有些慌张。他问:“他们都说,你是……先知?”

凯文怔了怔,下意识抬头再看那些画,干笑两声:“居然……被你们看出来了。”

噗通一声,翻译也跪了:“你真的是先知?”

凯文笑了笑,也没去扶他起来,只是平静回答:“我可以是先知,我也可以是你们的先知,但是先知也不是什么话都会说的。你明白吗?”

翻译扣头:“请先知训示。”

这番对话,双方都用帝国语,边上小勺子等人依旧茫然,只是情况如此,不便多问。凯文也不多解释,随手在地上画图,片刻间一个六星芒已经成型,掏出晶石就往上摆。

当放到最后一块之时,凯文抬头看了看跪成一片的人群,随便喊了一句:“看好!看好我发神迹了。”说完放下毅然放下最后一块晶石,阵中一团火焰凭空冒起,直冲三五米高度,引发整片狗头人一阵惊呼。

边上暗精灵惊的脸色发白:“你在干嘛?如果一旦被戳穿,你一定会被他们打死的。”

“有时候实实在在的教育他们,还不如直接宗教方式容易些。”凯文小声回答,用楼保勒国语在场连翻译都听不懂。

翻译还傻傻的跪在地上,看着阵中火焰不断燃烧,这火焰在晶石元素耗尽之前都不会停下,至少可以烧十来分钟以上。狗头人们那里见过这种场景,火焰本身的神秘感,加上他们知识匮乏,外加上群体的盲从,这会儿居然连个怀疑的人都没有。

凯文点点头,果然那些图片被当成了预言图,前五张差不多就是他们的战况,第六张一棵树下一群人,显然就是他们,第七张图就和目前情况太像了,上面也就画了狗头,偷懒就没画身子,完全看不出他们是跪着的,也没话白天黑夜。以凯文等人的眼光来看,要说预言真的很扯,但可惜他们就是相信。第八张图还没拿出来,不然一看更觉得是预言。

“请先知指点我们。”翻译祈求,“我们连年战争,完全看不到结束。先知大人既然通过图画,预知了我们的战况,就请指点我们,给我们和平吧?”

“好,首先,你们要学习……神之语言,”凯文拿出一张图,对着大家,“跟着我一起念,狗……”

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总医院怎么样
临海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癫痫哪里最专业
湛江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山西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