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奥洛帕战记 第二十五章 艳鬼之吻

2020-01-18 00:44: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洛帕战记 第二十五章 艳鬼之吻

“艳鬼之吻”--听起来像是妓寨,实际上是一家赌场的名字。

在繁荣的商业之都莫尼斯城里,赌场多如牛毛,“艳鬼之吻”并不是规律最大、资金最雄厚的一间,但却有着其他赌场少有的生意兴隆,即使是在每年赌场行业最淡季的7、8月份,“艳鬼之吻”依然门庭若市。全是因为这间赌场的一个特殊的经营策略。

赌场的老板是一位年轻艳丽、风情万种的女人。传闻中只要看一眼她的眼睛,就会心神荡漾,听一下她的声音,就会全身酥软;更要命的就是,这赌场有一个特殊的赌局:那就是与老板娘进行对赌,如果有谁能在一小时之内赢了女老板的话,那么他能得到的不仅是赌桌上能赢来的巨款,奖品中还包括女老板本人。

财与色是男人最喜欢的东西。很多人不惜千里、腰缠万贯,募名而来,就是为了一亲芳泽。尽管花上同样的金钱,也能在烟花柳巷拥得不少绝色美女,但那种在拼搏之后杀出重围,最终财色兼收的成功感和刺激感,不是单纯用钱能买得到的。

正因如此,在“艳鬼之吻”开张的短短三年时间内,它的业绩直逼莫尼斯城最大的几家赌场,而且规模不断地扩大,创造了赌场界的神话;当然,能够赌赢女老板的男人从来没有出现,任何一个挑战女老板的赌客,几乎都在她神奇的赌技之下,把自己带来的所有财产“贡献”给赌场。不管这是赌场方暗中作弊也好,客人运气不佳也罢,总之,女老板的不败战绩,反而吸引更多的赌客来挑战她,这也是“艳鬼之吻”的经营神话能够持续下去的根本原因。

乔伊卡大大咧咧地推门进去。吵闹声、汗酸味、唾液星沫,扑面而来,还不时看到输光本金后耍赖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赌客被赌场的打手抬走。乔伊卡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没有半点不舒服。他轻舟驾熟地越过一张张赌桌,丝毫不理会那些双眼通红、在肾上腺素刺激下嘶吼吆喝的赌徒,直接走到一位看似和管事人的矮个子中年男人面前。

中年男人正坐在他桌子后面的椅子上晕晕欲睡,但当他感觉到有人走到自己面前时,立即来了精神。

“客人您好,请问您是……”当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衣着寒酸、根本就一穷吊丝样的青年人时,中年男人脸上热情的笑容立即消失无踪。

“要借钱,先到那边填份契约。”中年男人指了指站在右手边不无处的几位衣著暴露、浓妆艳抹的少女。他想当然地认为乔伊卡是个刚输光钱、想要借钱回本的穷鬼。在说话的时候,中年男人偷瞟了乔伊卡几眼,可以看出,他对乔伊卡黝黑、结实的肌肉甚为满意,在奴隶市场里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虽然历史上普遍认为,人类社会在圣光明教主持下,已经废除古代野蛮、残酷的奴隶制度,但实际上,奴隶制度时至今天仍然存在。而更具疯刺意味的是,一向以、自由为标榜的莫尼斯共和国,是目前唯一允许合法存在人类奴隶的国家。

其实生活在莫尼斯共和国里的人,并非只有贵族和平民两个阶层,还有一个比平民更加低级的阶层,那就是奴隶。这些人没有自由、没有尊严,甚至连人的地位都没有,他们每天带着沉重的枷锁,在农场主的庄园里、手工业者的作坊中、码头装御货区的商船上,从事着最脏、最累、最繁重的工作。他们的主人不会给他们发任何工钱,能发半块酸臭的面包留他们的性命,已经是最好的奖赏。逃跑是不可能的,他们很快就会被主人抓回来,并受到极度严厉的惩罚,在莫尼斯,主人体罚不听话的奴隶是合法的,因为奴隶是主人的私人财产,城市治安部队帮忙主人追捕逃走的奴隶,也是常会发生的事。

说到奴隶,古代人类社会实行奴隶制,是因为在战争中抓获敌对方的俘虏,所以才会有大量奴隶的出现。但现在,人类各国普遍采用用金钱赎回被俘虏的本国军民,使得以战俘的方式获取奴隶的途径已不存在了,那么莫尼斯共和国境内的大量奴隶又是从何而来呢?不得不说,幕后控制莫尼斯共和国的三大财阀之一的马库斯家族,他们控制着这个国家任何关于钱的流动,同时,他们也是全莫尼斯,甚至是全奥洛帕,最大的高利贷金主。任何向他们借高利贷的人,都被逼签署一份契约,如果借贷者所借的本金加上利息,已经远远超过他能偿还的程度,并且被认为在100年之内没有能力偿还的话,那么这个借贷者将被视为自动“卖身”,他所欠下的债就不用还了,但他的余生将会以“奴隶”的身份活下去。这个人会被送进奴隶市场,然后等待着买主将自己买走。由于有着双方自愿签定的契约存在,就连中央教庭的那些教士们,也无法对这种公然的奴隶制度说什么。

既然债务是现代奴隶的主要来源,那么赌债这块肥肉,马库斯家族自然不会放过了。在莫尼斯,马库斯家族垄断了所有高利贷业务,他们通过国家机器,不容许别人插足高利贷的领域,只能让本家族或旁系来经营。莫尼斯城里上百间大大小小的赌场,尽管不是每个赌场都是由马库斯家族的产业,但赌场里的高利贷业务都必须由马库斯家族派驻的人来承担。中年男人所指的那几位少女,就是由马库斯家族派驻“艳鬼之吻”的业务代理。这也是莫尼斯共和国的赌场与其他国家的赌场相比最大的特色。

所谓“十赌九输”。每天都有不少人在赌场里输个精光,这些输钱者之中又有很大的一部分人不甘心,妄想着回本,于是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向赌场里的代理少女借高利贷,然后继续豪赌。赌场方和这些代理少女之间相处得都不错;但就算双方之间产生什么矛盾,赌场方也不敢有异议,因为在这些看似软绵绵的女孩子背后,是强大马库斯家族,那不是一两间小小的赌场可以得罪的势力。但马库斯家族也不会让赌场白干活,每当有赌客向这些代理少女借一笔钱时,赌场方就能从中获得一部分的提成,而且也相当可观。

此外,一些赌场的管事人甚至会充当奴隶贸易的掮客。每当赌场里有一位借了高利贷的赌客变成奴隶,然后被送到奴隶市场卖出去时,掮客就能获得更高比例的回扣。中年男子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是“艳鬼之吻”的荷官领班,同时也是一名奴隶贸易的掮客,这也是他对乔伊卡满身的肌肉两眼放光的原因。

乔伊卡当然知道中年男子在想什么,他满不在乎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埃,漫不经心地说:“我来这里可不是去签那些卖身的契约,而是想和你们的老板赌一把。”

“什么?”中年男人一皱眉头,掏了掏耳朵,他很确认自己是听错了。

“听清楚了。”乔伊卡把脸凑到中年男人面前,清晰地对他说,“我要和你们的老板,伊丽莎白小姐,开开心心地赌上一把。”

由于乔伊卡声音洪亮,周围的人都听到他说的话,原本喧哗的赌场瞬间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一起往乔伊卡和中年男人的方向望过去。然而在两秒之后,突然哄堂大笑,大家回过头去继续干自己原本在做的事,有几个大汉还在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摇了摇头,无情地嘲讽着乔伊卡的不自量力。伊丽莎白老板的不败战绩名满天下,虽然挑战者时常出现,但无一不败得一塌涂糊,上一个挑战者已经是半个月之前了,是北方一个公国的王子,结果把他带来的几箱黄金都“捐”给了赌场;像乔伊卡这种衣衫破烂穷酸样的挑战者,还是第一次看到。

中年男人更是忍悛不禁,捂着肚子发出青蛙一般“呱呱”的笑声,还不停地用手夸张地拍打着桌子。

“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乔伊卡故意板出一本正经的面孔。

差点笑破肚皮的中年男人,很艰难才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但他仍用看猴戏的眼神瞅向乔伊卡:“小子,你以为你是谁,伊丽莎白小姐是你这种楞头青可以高攀得起的吗?”

“喜欢美丽的女士是咱们男人的天性,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而且你们‘艳鬼之吻’好像没有在门口竖起一张告示,写明什么人可以挑战伊丽莎白小姐,什么人不可以吧?难道说那位伊丽莎白小姐根本就是沽名钓誉。她到底是技不如人、不敢应战;还是相貌平庸、羞于示人?”乔伊卡说出了一句会引起众怒的话。

果然,“艳鬼之吻”的大厅再次引起哄动,但相当于之前的热嘲冷讽,这一次掺杂着更多的咒骂声在里面。有不少客人都是为了伊丽莎白这位大美女募名而来的,听到有人对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出言不逊,这些雄性荷尔蒙分泌过剩的男人暴怒起来,有的人甚至还撸起袖子,想去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似乎担心这件小事会引起赌场里的斗殴,中年男人连忙让打手制止住汹湧的群情。他从乔伊卡的眼神中,也看出这小子绝不会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而退缩,于是就提出了他自以为能让后者打退堂鼓的条件:“的确,任何人都可以挑战我们的老板伊丽莎白小姐。但要和小姐赌,下注的起步点是一万个金币一局。你有钱吗?”

“我现在身无分文。”乔伊卡坦白地说出自己的现状。

“那你就去找那边几个‘小辣椒’,她们会给你钱。”中年男人再次忽悠乔伊卡去向那几个代理少女借钱,他眼中仿佛又看到了把这个身体结实、而又傻乎乎的年轻奴隶卖掉时白花花的银子。

“我说过不会去借钱的。虽然我现在没钱,但你们赌场里有钱。”乔伊卡充满深意地一笑。

“你什么意思?”似乎意料到乔伊卡可能会发难,中年男子朝站在乔伊卡身后的两名打手使个眼色。

“别紧张。我只是想说,我可以在你们的赌场里赢到足够的钱,然后再与你们的老板玩几手。”接着,乔伊卡又一次语惊四座,“我在要10分钟之内,在这里赢得10万枚金币,足够和伊丽莎白小姐开十局了。”

“艳鬼之吻”的大厅再次变成了菜市场,大家都在议论纷纷。相对于之前的漫骂和嘲笑,更多人则是在讨论这个年轻人是何来头。因为他们在乔伊卡脸上看到了不同寻常的自信,平均每一分钟赢得1万金币,对他来说似乎只是家常便饭而已。

见乔伊卡那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表情,中年男人隐隐有种危机感。于是也认真对待:“好,既然这位少爷如此坚决,那本馆也就奉陪到底。但少爷身上没有钱,那又拿什么来下注赢我们的10万金币呢?”

“赌注就是这个。”乔伊卡“拍”的一声把右手手掌按在中年男人的桌子上,“这只手值多少钱?”

想不到乔伊卡会出这一招,中年男人楞了一下,但很快脸上又闪过一丝阴险的笑容:“可以。那就先用你的手来抵押1000枚金币。不知道少爷想玩什么?”

“来个简单的,押大小吧。”

周围的赌徒们主动让开了一条小路,让他们来到一张专玩骰子赌具的赌桌旁边。中年男人亲自将三颗骰子放进骰盅里,盖上盖子,摇晃几下,然后放回桌子上,并向乔伊卡问道:“少爷,你押大还是小?”

“大。”乔伊卡将右手拍在赌桌上那象征投注“大”的图案上。

骰盅的盖子被打开。

1点、1点、2点。

“小”!

大厅第四次喧闹起来。围观的赌徒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自信满满的乔伊卡居然在第一局就输掉了。

“不好意思了,少爷,你的手归我了。”中年男人摁住了乔伊卡的右手,然后向旁边的一名打手要来了一把锋利的尖刀。虽然一个身体残缺的奴隶卖出的价格不会高到哪里去,但所谓愿赌服输,既然乔伊卡自找苦吃,那他也只有照章办事。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身为当事人的乔伊卡,并没有半点慌张或惊讶的神色,他反而露出淡定的微笑,目视着中年男人朝他的右手举起了尖刀……

就在这时,二楼上突然传来一把让所有人都酥到骨子里的女子声音:

“山姆,别不自量力了。你根本拿不走这位少爷的手,全世界也没有任何人能拿走他的手。”

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专家
nk细胞生物免疫疗法
清远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肇庆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