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霸剑独尊第五百八十章茶馆一

2020-01-22 20:59: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剑独尊 第五百八十章 茶馆(一)

斩夜和剑阙两人的年纪相仿,而且都是痴迷剑道的武者,所以早在雷家府邸的时候两人就成为了好友,时常论剑切磋,

现在两人谈论的“昙花剑法”正是剑阙所会的一套剑术神通,而且他也将这套剑法传给了斩夜,

现在听到两人的话语,韩靖淡淡一笑,说道:“剑少斩少,你们两人所言都是对的,剑少所说的昙花剑法,应该是追求短平快的剑法,但斩少所想也对,毕竟,短平快之后能不能同时拥有一个‘强’字极其重要,”

短、平、快、强,

在昙花剑法原本拥有的急速、快捷、凌厉和简单之上,再加入最后收手时的力量拔升,

闻言,斩夜忽然双眼一亮,想到了什么:“韩少说得对啊,如果昙花剑法最后一式以我斩家的‘破天剑’结束,会怎么样,”

破天剑,正是斩夜所会的一套剑术,所求的便是剑剑凌厉,剑剑刚猛,特别是最后的收手式,干净利落里还蕴含了斩破天地的强大威力,堪称不错的上层剑法,

现在听到斩夜的话语,剑阙也是狂喜:“多谢韩少指点,照此算來,你我两家的这两套剑法合二为一的话,岂不是……”

不等他说完,韩靖笑道:“既然有了想法,何不立即试试,”

“好,”

“好,”

斩夜立刻起身,接着剑阙同样点头一笑,两人随即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这一去,两人都沒有祭出丝毫魂力,而是以凡人水准开始了新的切磋,,尝试的,正是如何将两家的两种不同剑法,合二为一,

见状,韩靖淡淡一笑,望向了那五名侍卫:“你们五人也可以去看看,或者有些好处,”

好处,

这当然是有大大的好处了,

毕竟,这五名侍卫平日里都是驾车的职务,或者是战车或者是长老们的车驾,所以他们很难获得什么真正的苦修和拔升实力的机会,

更别说斩家和剑家如此强大世家的剑法了,他们就算是想要冒死偷学,也是沒有丝毫机会的,

现在……韩靖居然给了他们如此的机会,

但是这两家同意吗,毕竟武者之间偷学别家神通之术可是大忌,一旦被查,往往被杀死也是正常的事情,

正在他们稍稍犹豫的时候,剑十三却开口了,笑道:“去吧,大家多学学多看看,也是好事,更何况,这一路上辛苦你们了,”

剑家剑十三同意了,那么斩家虽然长者不在,但似乎也应该沒有问題,

“多谢韩长老,”

“哈哈……多谢剑十三大人,”

得到如此的恩准和赏赐,原本同坐一桌的五人立时狂喜,齐齐向着外面奔了出去,

看到了这一幕,独孤薇薇有些不解,玩弄着一只筷子问道:“奇了怪了,大热的天还出去打打杀杀的,你们男人真无聊,”

说到最后,她看着的是方多多,,可怜啊,方多多估计体质本身就是极差,所以直到现在依旧沒有从先前的难受里解脱出來,整个身子依旧在哆哆嗦嗦地颤抖着,面色难看到了极致,

当然了,这不影响他的嘴巴,

狠狠地盯着独孤薇薇,他可沒有什么好奇:“无聊,你才是最无聊的女人呢,是天下最无聊的女人,”

“啊……你敢这么说我,”

“说你怎么了,你把我弄得黄胆水都吐出來了,难道说你你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你……”

“我什么我,”

方多多和独孤薇薇似乎天生就是一对冤家,一言一语不和都能够吵起來,甚至沒有一言一语不和也会有人制造不和,倒也叫人无奈,

不过独孤薇薇似乎看着方多多确实可怜,这一次竟是难得地自己退让了几分:“好了好了,懒得跟你吵架,”

想了想,她一笑问道:“喂,你干嘛沒有跟你爷爷回去,独自留下來混吃混喝真的好吗,”

拢了拢衣衫,方多多斜了她一眼:“关你屁事,”

“你……”差点又是不喜,好在独孤薇薇难得地还保持了微笑,很甜:“说说,说说,干嘛不一起走,”

“吵架了,不行吗,”

“为什么吵架,”

“关你屁事,”

“你……”

忍耐似乎终究有个极限,现在的独孤薇薇似乎真的已经到了这个极限了,所以猛地站起,她手里的短剑被她亮在了方多多的眼睛前面:“你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算了,”

看到这柄短剑,方多多一脸打不过还躲不过吗的神色,可怜巴巴地站起,向着门外走去:“爷我晒太阳去,”

“喂,你……你等我,”

好,一前一后,这一对天生冤家也出去了,

这样算來,五名侍卫、剑阙、方多多、斩夜和独孤薇薇,一共九个人都已经离开了茶馆,

剩下的便是最后一桌:韩靖、雷平阳、剑十三和梁玉生,

想了想,梁玉生说道:“韩少,今天是第一天,按照这样的速度,我们应该在第八天的时候抵达云枯城,在那里正好也有传送阵直接前往大京,”

“时间倒是足够,”闻言,韩靖微笑着,望向了外面的那些人:“只是,折腾还会更多啊,”

折腾,什么样的折腾,

听到这句话,另外三人均是不解,疑惑地顺着韩靖的目光向着外面望去:外面五名侍卫在认真地看着,剑阙和斩夜在认真地切磋着,独孤薇薇又追上了方多多,方多多于是索性蹲了下來,和独孤薇薇认真地争吵着,

这些难道算是折腾,

但就在这时,那老板娘似乎很是不喜,从后厨出來之后冷漠说道:“你们的包子点心准备好了,他们要在外面闹到什么时候,”

她,觉得外面的人应该好好地坐下來,

闻言,韩靖缓缓起身,看到了老板娘眼睛里闪过的一丝异样光芒,

而这样的光芒,韩靖假装视而不见了,

走到了方多多他们的那张桌前,韩靖只手轻轻划过桌面,笑问道:“老板娘,这桌子不错啊,上面的图案是什么,龙还是……”

在他的指尖之下,无人察觉的zǐ金色光线一闪而逝,

说着不等老板娘回答,韩靖已经到了另外一张桌旁,同样是以一根手指轻轻地划过桌面,笑道:“这做工倒也考究,”

“乡下玩意,”似乎稍稍犹豫,老板娘回答道:“村里大户人家搬到了城里,家里留下的桌子用不完,所以送了妇人,仅此而已,”

桌子,是人家送的,

六一儿童医院需要预约吗
五常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南宁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厦门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厦门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