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太子奶李途纯拟索赔10亿 花旗银行步步为营

2019-12-02 22:5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太子奶李途纯拟索赔10亿 花旗银行步步为营 2013-06-17 09:27:00  

继现身最高人民法院指责花旗银行提前收贷、违规办理五仙山土地抵押等之后,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近日已向株洲市政府和法院方面表达了起诉花旗索赔10亿元之意。

据李途纯介绍,就在最高人民法院审理途中,他本人在提出九大证据反驳花旗银行诉讼请求后,花旗律师当场多次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停止终审,发回北京高院重审,并重新变更诉讼请求;在李途纯看来,这是花旗银行为达到拖死五仙山公司目的使用的“缓兵之计”。

而在此期间,花旗银行向记者发来相关声明,称“李途纯对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及我们员工的不实的和诽谤的言论,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我们予以严正驳斥。”

李途纯详解多项证据

李方认为,湖南五仙山与花旗银行唯一一份合同花旗银行只有签字,没有公章,五仙山公司只有公章,没有法人授权人签字。“这是一份未生效、根本没有成立的合同。”

李途纯认为,花旗银行将五仙山公司土地在其法人代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抵押涉嫌欺诈和造假。据了解,五仙山公司于2009年10月9日向岳阳市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花旗银行所做的抵押登记。

岳阳市中级法院2013年2月27日终审判决,花旗银行败诉。花旗银行选择重启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的民事诉讼,起诉太子奶、五仙山和李途纯。这才有了李途纯现身最高人民法院作证并不惜亮出多项证据直指花旗涉嫌造假、欺诈。

李途纯出示的证据是,盖有临湘法院印章、与原件一致的湖南五仙山公司与花旗银行唯一一份合同书,该合同中规定:“本合同经各方授权代表正式签署并加盖各公章之日起生效。”

李方认为,此合同花旗银行只有签字,没有公章,五仙山公司只有公章,没有法人授权人签字。“这是一份未生效、根本没有成立的合同。”

那么一份未生效的合同,花旗银行是怎样一路闯关办好了生效的他项权证?又是谁办理了以上合法证件?

作为太子奶和五仙山的证人,李途纯在庭审中详细披露了花旗银行通过造假、威逼利诱自己,“强行用五仙山公司临国用(2006)字第305、347、348号三宗土地抵押,以换来太子奶可以上市及让花旗银行不提前收贷。”

李途纯向法院提交了与原件一致的两份证据。两份证据都是彼时花旗银行聘的金杜律师所的律师葛超亲笔所写,第一份材料上,葛超亲笔所写“授权经办人,葛超,时间2008年9月8日”,且在抵押贷款回执上自己注明要办土地证号。第二份证据也是葛超亲笔书写。

李方认为,按照相关规定,土地抵押过程中应由土地权方才有资格去办理或授权后才能办理的,葛超通过伪造授权,用欺诈的手段代表五仙山全权办理了他项权证。

李方还认为,按合同规定,办理以上证件费用由五仙山支付,但葛超指使花旗银行支付40万元给临湘市国土局,李途纯在最高人民法院当庭出示了葛超手写署名的授权复印件和汇款单作证。

目前,五仙山公司正在湖南临湘进行包括上述三宗地块在内的旅游地产项目开发,而花旗银行于2008年10月28日提请北京高院申请三宗地块的受偿权,获得北京高院判决支持。2012年3月,上述三宗地权益被撤销,随后花旗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要求重新获得临湘土地权益,李途纯遂发起“反击”。

花旗银行步步为营

“花旗银行在2008年10月8日办完抵押手续,10月28日要求太子奶提前还款一案就在北京高院获立案,且发出传票,足见花旗银行以上办理手续的全过程都是欺诈蒙骗。”李途纯认为。

花旗银行与太子奶的借贷与催贷事件已在湖南、北京多地开庭,其中纠葛颇显复杂。

据了解,五仙山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五仙山公司成立于2005年11月24日,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而总出资的100%都是土地使用权出资。当时五仙山公司是太子奶的一个关联公司,2006年因太子奶准备上市,被划出太子奶,李途纯前妻王依兰控股90%。自此,五仙山与太子奶再无任何法律关系。

李途纯代理律师翟玉华表示,花旗银行要求太子奶把五仙山公司抵押给花旗银行,但未得到五仙山法定代表人王依兰和股东会议的同意。从而引发花旗银行与五仙山连续多起法律诉讼。

据翟玉华提供的文字材料显示,太子奶与花旗的贷款合同2007年9月12日刚签订,2007年11月花旗银行就急着把贷款给太子奶;但第二年的3月份,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受此影响,花旗自身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当年花旗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数百亿美元的亏损,只能通过出售各地资产(包括东京总部)予以自救,全球范围更是大幅裁员。“于是就开始给当时的太子奶发函,首先是要求太子奶增加30%的利息;增加完30%的利息,就不提前收贷。”

几经博弈,李途纯及太子奶同意上调了20%。

不过,2008年5月,花旗银行又要求太子奶追加担保。李途纯表示:“签好合同以后,花旗银行又要求增加李途纯个人无限担保,我们办了无限担保。后来又要我们内部抵押。”

由于当时太子奶正准备上市,为了不因小失大,李途纯被迫同意,翟玉华表示:“太子奶内部7家关联子公司为了这笔钱又进行补办担保,并提供太子奶厂房和土地抵押 。”

“不过,当太子奶同意花旗银行的要求并履行完手续后,花旗银行再次变卦。岳阳市中级法院判决书显示:花旗银行要求太子奶等7家公司提前还贷或增加抵押,抵押五仙山公司拥有的3宗土地。”据李提供的材料中显示。

而2011年12月20日北京高院判决书中指出:花旗银行受次贷危机影响,要求太子奶提前还款或增加抵押,花旗银行享有对三宗地的优先受偿权。但李途纯认为花旗银行单方违约。

“花旗银行在2008年10月8日办完抵押手续,10月28日要求太子奶提前还款一案就在北京高院获立案(正常还贷时间应为2010年9月),且发出传票,足见花旗银行以上办理手续的全过程都是欺诈蒙骗。”李途纯认为。

李途纯方面称其在北京高院立案卷宗查到,花旗银行一案起诉的理由为“借款纠纷”,但并未列举其他违约证据,仅一份借款合同书。

李途纯认为,花旗银行通过一系列诸如加息、担保、抵押、公布黑名单等举动的目的,并不仅是为了收回贷款,而是为了搞跨太子奶。

“2009年5月份在上海花旗银行总部,花旗银行之外的另四家银行代表将我、太子奶党委书记韩月平、副总裁常祝辉喊到楼下,告诫我们谨防花旗银行不是为了收回贷款,而已与文迪波合谋搞跨太子奶。”李途纯说,但对此,李并未向本报提供录音证据。

关于花旗银行是否涉嫌违规抵押、算计太子奶及五仙山公司,仍待最高人民法院判决。对此,花旗银行方面针对上述事宜通过一份申明表示: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系太子奶银团贷款中的其中一家贷款行并担任贷款代理行和担保代理行,其代表银团办理相关贷款、担保登记及诉讼。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及其员工在执行相关贷款协议、办理相关担保品的抵押登记及针对借款人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严格恪守有关法律法规,从未与任何政府官员“勾结”,亦未进行过任何行贿、造假等违法行为。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身体劳累会阳痿吗
成人护理垫哪个品牌好
便利妥特大号纸尿裤
希爱力治疗术后ED的疗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