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武帝丹神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不上套

2020-01-16 13:39: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帝丹神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不上套

云海山是仅次于dǐng级大宗门的玄门正派,除了凌云、落日、碧秀、青冥、破晓五峰之外,还拥有着长老堂、刑堂、宗事堂、功勋堂、讲武堂、天机阁、藏阁、神兵阁、法灵阁等等数十内设堂阁,执掌着门派里的不同权柄。∑點xiǎo說,

其中宗事堂负责管理门中弟子以及杂役奴仆等等相关的日常事务,卫长风作为入门的弟子,首先必须要到宗事堂来diǎn到正位,才算是真正列入门墙之内。

另外卫长风要入住云海下城,也得通过宗事堂来分配宿舍居所。

按照门规,所有记名和外门弟子都必须住在下城,哪怕是本地人也不例外!

宗事堂位于下城的中央,是一片绿树环绕、古色古香的建筑,进进出出的弟子有不少,绝大部分都是卫长风和左彦这样的外门弟子和记名弟子。

“云海居大不易,下城居难上难!”

左彦对卫长风説道:“卫师兄,住在下城的开销不xiǎo,如果你想赚钱的话,宗事堂里有很多外派的活计可做,不过千万不要得罪里面的管事、执事,否则”

他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説道:“否则你在这里一diǎn机会都没有,只能去功勋堂接任务,功勋堂的门派任务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同那位陈师兄一样,左彦也能看出卫长风出身普通,而且脾性刚硬,所以担心他不知道宗事堂的深浅,会搞得在门派里寸步难行。

卫长风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也不多説什么。只是diǎndiǎn头表示知道了。

左彦看在眼里。心里暗叹了一声。

他完是出于善意提醒卫长风。只是看起来卫长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而他以前也见过像卫长风这样的,结果不是被现实撞得头破血流,甚至混不下去。

云海门声名显赫,门中弟子出去都是高人一等,但是在门派之内,没有diǎn身份本事,想要站稳脚跟简直是千难万难。

在左彦熟练地引领下。两人来到了宗事堂的一间偏厅之中。

虽然是偏厅,但是格局规模丝毫不亚于普通的正堂大厅,里面布置得很像是房,架、桌一应俱。

尤其是中间一张长长的黄花梨桌上,蓝色封皮的簿册叠得高高的。

一名山羊胡的精瘦老者坐在桌后面,正低头奋笔疾。

而在偏厅里,还有十几名弟子在,其中有几位肃立在桌一侧耐心等候着。

左彦拉了卫长风一把,轻声説道:“我们等等,让前面的师兄先办完咦?”

他的目光忽然一凝。神色变得异样。

卫长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在那些弟子里面赫然有一张认识的面孔。

陈卓!

这个家伙居然也在宗事堂里。要説只是凑巧,那未也太不可思议了。

正好陈卓也朝这边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正好对在一起。

这位外门弟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戏谑之色,仿佛是在等着看一场好戏,眼眸里满带着xiǎo人得志的那种得意!

卫长风不动声色,猜想对方出现在这里极有可能是故意针对自己。

至于陈卓在玩什么把戏,估计很会知道。

旁边的左彦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下一位!”

正在这个时候,那名坐在桌后面的精瘦老者放下手里的笔,沉声説道。

站在旁侧的几名弟子很有默契地后退了一步,齐齐看向卫长风。

精瘦老者等待了片刻,目光也落在了卫长风的身上,皱着眉有diǎn不耐烦。

卫长风心中一凛,立刻走上前去,站到了桌前面。

“晚辈弟子卫长风,见过前辈!”

他不卑不亢地向对方行了一礼,説道:“弟子近入门,所以前来diǎn到。”

一边説着,卫长风一边将自己的身份铭牌摘下来,再递过去供对方检验。

这个步骤是左彦告诉他的,铭牌的背后有编号,需要同簿册记载内容对应以验明正身,进而防止别人的假冒。

精瘦老者冷淡地diǎndiǎn头,问道:“你是哪里人氏?”

卫长风回答道:“弟子来自景云武院,是景云本地人氏。”

听到景云这个名字,包括陈卓在内的几名外门弟子都露出不屑之色。

“景云”

精瘦老者翻动着摆在桌上的簿册,很翻找到对应的内容,他有仔细检验了卫长风的身份铭牌,后提笔在纸页上写了几个字。

“你的身份没有问题”

精瘦老者将铭牌连同一本灰皮册子递还给卫长风,説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云海门的外门弟子,记得牢守门规,不要玷辱了我们云海名声!”

卫长风将东西接了过来,再施一礼:“弟子自当谨记于心!”

精瘦老者又説道:“按照门规,所有的外门弟子都必须在下城定居,目前弟子宿舍很紧张,上舍、中舍暂时都没有空的房间。”

顿了顿,他继续説道:“你缴纳五十两银子先住下舍,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在我这里先登记,以后中舍有空房出来可以优先让给你。”

卫长风知道下城的弟子宿舍主要分为上舍、中舍和下舍三种,上舍是豪华的单人套房,中舍是单人xiǎo间,下舍是四人间。

单纯比较,中舍疑是理想的,价钱合适住着也算是方便,而上舍是需要用到宗门功勋才能住上,一般弟子根本力承受。

尽管如此,由于下城的外门弟子和记名弟子众多,论是上舍还是中舍都相当的抢手,能不能租到还得看运气。

至于下舍,虽然价格便宜,但是各种条件都是差的。

在过来宗事堂的路上,卫长风就向左彦打听过了,因此了解地很清楚。

比如左彦自己就住在下舍,他辛辛苦苦给人当向导赚钱,目的之一就是想换上一间中舍,让自己住得舒服diǎn。

而就在卫长风沉吟不语的时候,陈卓朝一名外门弟子偷偷使了个眼色。

“这位卫师弟”

后者心领神会,立刻走上前来,凑到卫长风的耳边压低声音説道:“如果你想住中舍的话,我的那间倒是可以转让给你。”

“原价是三百两银子,我只要你三百五十两如何?”

三百两银子!

卫长风多少有diǎn吃惊,同时也直观地感受到了云海的物价之高。

仅仅一间单人舍租住一年的价格居然就要三百两银子,难怪左彦説下城居难上难,没有钱不要説寸步难行,露宿街头都做不到!

其实仔细想想也可以理解,云海门固然是家大业大,但是数万弟子如果都要依靠门派来供养,恐怕根本支撑不了几年时间。

向精英子弟倾斜投入资源以壮大门派实力,再榨取普通弟子价值来弥补亏空,论是玄门正派还是魔门左道,千百年来他们的做法其实都是差不多的。

而普通弟子想要摆脱被压榨的命运,那只有奋起力争上位,反过来也保证了门派里精英辈出,而不是死水一潭!

当然对于卫长风来説,三五百两的银子根本不算什么,加价五十是xiǎo意思。

但是他本能地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此时此刻的卫长风,并没有看到在他身后不远的左彦的神情。

这名少年脸色涨得通红,紧握双手欲言又止,眼眸里闪动着痛苦挣扎之色。

他几次想要走上前,但是都被陈卓和另外一名外门弟子凶厉的眼神给逼得动不得——惹不起,也不敢惹!

“不用了!”

卫长风没有犹豫多长的时间,断然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那名外门弟子顿时愣了愣,不由朝着陈卓看去。

卫长风没有再理会他,而是问那名精瘦老者,也就是宗事堂的管事:“前辈,除了上中下三舍之外,是不是还有别院?”

“别院?”

已经很不耐烦的精瘦老者也愣住了:“你想要住别院?”

“哈哈哈!”

旁边的陈卓大笑了起来,讥嘲道:“xiǎo地方来的果然没见识,你知道别院是谁住的吗?知道一年的租金要多少吗?你以为是能用钱租到的吗?”

陈卓刚才给那名外门弟子使眼色,让后者跟卫长风私谈是故意设套算计,左彦虽然知道却被他逼得不敢説出来。

但是没有想到,他的一番算计完落了空,卫长风根本没有上当。

这让陈卓心里不爽到了极diǎn,听到卫长风説要别院,忍不住大声嘲笑出来。

下城的弟子宿舍是包含有二十四套别院,别院各方面的条件都要远远超过上舍,自然租金价格也是非常昂贵的,而且用钱都不行。

所以普通的弟子,根本不会去考虑租住别院。

“咳咳!”

精瘦老者咳嗽了两声,不悦地説道:“别院是有,不过用钱是不行的。”

卫长风不屑地瞥了陈卓一眼,然后对着精瘦老者淡淡地説道:“我知道,租住一年需要五十宗门功勋吧?”

他当场掏出了五块赤红色的玉片,摆在了后者的面前。

十功赤勋玉!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未完待续。。)

广南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溪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西安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柳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宜昌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