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机甲定制大师 第九十五章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019-12-04 09:2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机甲定制大师 第九十五章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什么?情况这么糟糕?”赵潜微微蹙眉。

来到血战基地,和阮弘一番交流,他才明白形势的严峻。

罗一帆并非独自退出,他卷走了自己麾下的机师,更令中立机师大半离散,纷纷停止参赛。眼下,血战联盟人手短缺,连正常运转都有些困难。

“糟糕?这只是暂时的……”阮弘却很乐观,“数量最多的中立机师并不是倒戈,而是骑墙观望,看哪边胜出,就会向哪边靠拢。只要血战联盟在人气上取得上风,他们会回来的。”

赵潜摇头,暗自苦笑。

对机甲血战,他权当一场历练,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也是这个缘故,罗一帆的几番挑衅,他也只是随手反击,并没有太在意。

同样的,赵潜也不愿卷入权力纷争。

但阮弘如此倾力一搏地支持他,这时候拍拍屁股走人,实在太不地道,他却是做不到的。

“决战之日,就在月底的血战盛典!”阮弘一挥拳头,沉声道。

“血战盛典?”赵潜一愣。

“血战盛典,是联盟一年一度的盛会,也是焦点之战,号称‘决战紫禁之巅’!”严晓霜轻声解释,“而血战盛典的收视率,也直接代表了联盟的人气,会影响转播权和广告价位……”

“但今年,多了个搅局者。”阮弘眼神一冷,“恶战盛典选择和我们在同一天,而且在同一时段举行,这是宣战!”

“这么说来,他们早有准备?”赵潜神情微动。

“嗯!”阮弘点点头,“不止如此,恶战联盟背后的老板很有钱,他一掷千金,请来了早已退役的老牌战神叶东!”

“叶东?”赵潜狐疑。

“叶东,号为‘刃舞者’,手速奇快,风格多变,驾驶着机甲凝霜,骁果五星。”严晓霜低声道。

“我们没那么大的手笔,但也请来了秦洛河。”阮弘又道。

“秦洛河,驾驶机甲材卒,骁果五星。”不等赵潜发问,严晓霜又道,“他也是退役选手,但人气比叶东要逊色不少。”

“不过,有你的话,足以弥补这个差距!”阮弘望向赵潜,神情推崇。

“这样不好!”赵潜摇摇头,淡淡道,“联盟比赛中,不可让一架机甲连续出场,否则容易审美疲劳,也会暴露人手不足。”

“但是,除你之外,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了。”阮弘苦笑。

他身为血战联盟总裁,这些事情自然门清,让幻魔出手也是无奈之举。

“我有个建议。”赵潜淡淡一笑。

“请说。”阮弘忙道。

“让她出手。”赵潜指了指苏韵寒,语气淡然。

“我?”苏韵寒眼睛一亮。

“她?能行么?”阮弘皱了皱眉,面露狐疑。

“血战盛典是在本月月底?”赵潜一脸成竹在胸,“月中时去我那一趟,让你亲自验验货。”

“验货?”阮弘表情古怪,哭笑不得。

赵潜则摩挲下巴,陷入深思:接下来这些天,看来有的忙了……

……

月中,机甲手工坊。

演武室内,有风声尖啸响起,其音时轻时重,忽高忽高,竟是千回百转,绵延不绝!

风声流转变化,时而清越如龙吟,时而尖锐如凤唳,有时沉闷似滚雷,有时湍急似激流,音律转换,变幻莫测。

那小小的演武室,好似化作一片小千世界,暗藏着千种声音!

吼!

猝然间,一声雄浑兽吼拔地而起,紧接着,房中声音陷入沉寂,偃旗息鼓。

咔!

门开,阮弘走出,步伐有力,行走带风。

在他的面孔上,原本的紧张、忧虑、患得患失等情绪都一扫而空,化为绝对的自信。

阮弘满脸红光,掀拳裸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恶战联盟完了!”抛下一句话后,他大步离去。

……

血战盛典。

“除了斗鲨之外,其他络平台都不肯转播……”阮弘一脸恼火,咬牙切齿道,“平日里兄弟长兄弟短的,看咱们有难了,个个落井下石。”

“算了,血战联盟也有自己的直播平台,”赵潜淡然道,“其他络平台只是锦上添花……”

“阮总裁,大事不好!”一名女秘书急匆匆地走来,神情紧张。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阮弘面露不悦。

“恶战盛典已经开始!”女秘书汇报道,“他们故意提前十分钟,用来抢咱们的收视率!”

“一群混账!”阮弘大怒,冷声道,“真本事没有,小伎俩倒是挺多……算了算了,我们也开始,立刻!”

下令后,他依旧气愤难平,来回走动。

“放心,”赵潜坐在沙发上,神色自若,“真正的收视率,还是要靠比赛说话的。”

“嗯。”阮弘点头,也冷静许多。

的确,纵然有诸多不利因素,他相当确信,只要看一眼武备出手,但凡血战的粉丝,就再也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

一名年轻人候在电脑前,眼睛盯着屏幕中的机甲战斗,一脸索然无味。

“恶战盛典?哥,你不是血战的粉丝么?”一名少女凑过来,好奇道。

“谁先开始,就先看看谁呗。”男子一脸浑不在意,指点江山道,“有竞争是好事,能给这一滩死水注入些新的活力,近来血战越来越无聊了……”

才看了几分钟,他就撇撇嘴:“本以为会有些新玩意,想不到还是千篇一律!无趣啊,真无趣!”

杨野年纪虽轻,但八岁起就是血战粉丝,所看比赛不计其数,对普通血战已很难提起兴趣。

“还是看看血战盛典吧!”他摇了摇头,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打开血战官,“材卒?这哪是血战比赛,分明是养老院活动么……哦?这架黑色机甲倒是个新面孔,新人么?”

视频中,一架黑色机甲如山耸立,右掌托举着一枚银色金属球,圆球在其掌心回旋,嗡鸣作响。

“金属球?这算什么武器?是要丢铅球么?哗众取宠!”杨野连连摇头,叹息道,“机甲血战已死,有事烧纸!”

说罢,他就要关闭视频。

铛!

正在此时,战斗开始!

“嗯?怎么回事?我的老天!”杨野视线一凝,猛地瞪大眼睛,音调高亢。

“老哥,干什么呢?啥时候炼的葵花宝典?”杨莹揉了揉耳朵,闻声走了过来。

杨野却恍若未闻,直勾勾地盯着屏幕,嘴里喃喃道:“这是什么?”

两架机甲正面冲撞!

“——牙突!”

十余米开外,武备发出一声清脆暴喝,掌中金属圆球如流水散开,猝然横向拉长,倏忽聚散,化为一杆兽脊长矛!

这是一柄黑色长矛,其矛身如巨兽脊骨,矛尖似猛兽獠牙,又横布着无数倒钩棘刺,不止闪烁着凛冽杀机,更流散着一抹妖异美感,令人呼吸凝滞,难以形容。

“矛?”

杨野才看了一眼,视线就直了,完全挪不开。

怎么回事?这不是金属么?怎能像流水般变换形态?而且,化为矛形之后,却看上去却相当坚硬,锋芒毕露!

他满腹疑窦。

嗡!

武备动作张扬,右臂挥舞,长矛向前直刺,生猛凌厉地穿透空气,发出凤唳般的刺耳锐鸣!

“来得好!”

材卒沉声大喝,它有一刀一盾两件武器,立刻举起长盾,护住身形。

咚!

巨响回荡,材卒的盾牌上火星四溅,留下深深刻痕。

“杀!”材卒经验丰富,侧着盾牌,盾面一路擦着长矛矛身,伴随着一连串摩擦火星,欺身向前。

“——偃月!”

武备又是一声怒喝,手掌一抖,长矛形态流转,竟化为一杆长柄大刀,刀锋高高扬起,斜劈而下!

嗡!

大刀形如偃月,刀身上密布流线纹络,一刀斩裂空气,劲风激荡呼啸,发出龙吟之音!

大刀斩落,如狂龙扑杀!

咚!

材卒单膝跪地,重盾再次挡在面前,挡下这雷霆万钧的一击,脚下地面裂纹横生。

“——杀!”材卒继续靠近,它隐然感觉,近身才是自己的机会。

“——收割!”武备稳稳站定,右臂向后牵拉,大刀形态转化,化为一柄鬼脸镰刀,横钩材卒的后背。

其攻势诡谲莫测,简直令人无从防备!

哐当!

“别小瞧我!”材卒万分狼狈,一个屈身翻滚,总算避开这一击。

而此刻,它已在武备面前。

“我赢了!”材卒高举战刀,一刀劈下,声势磅礴,如长河落下

在落刀的一刹,秦洛河眼神一动。

“嗯?”

他赫然看到,武备掌中武器已然消失,又是一团金属球落于掌面。

秦洛河心中一紧。

“——蔷薇!”

哗啦!

武备的掌中,金属球猝然散开,犹如一朵盛放的钢铁蔷薇,形成一道圆形盾牌,生生挡下这一击。

咚!

巨响炸裂,两架机甲各自后退,遥遥对峙。

这一切,都仅在兔起凫举之间,却是惊呆了每一名现场或屏幕前的观众。

“哥,这是血战?不是电影?”不知何时,杨莹出现在杨野身后,语气颤抖道。

“这的确是血战!”杨野点点头。

他忽然抓起,在血战交流群中发了条消息,“赶紧看血战,别看恶战!”

杨野想了想,又连发两条。

“赶紧看血战,别看恶战!”

“赶紧看血战,别看恶战!”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东风公司茅箭医院怎么样
武汉全飞秒价格
沈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呼和浩特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淄博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