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长生证道 第四百四十三章 召灵之术

2020-01-13 20:48: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生证道 第四百四十三章 召灵之术

与此同时,青色短刃也在胡中泽的另一手操纵之下,朝着冒明明狂劈不止。

冒明明丝毫没有闪躲之意,口中念诵梵文的速度却加快了几分。只见她的十指再次飞快变换,五彩光罩五色光晕升腾而起,并从中飞出无数密密麻麻的梵文,围着青色短刃及火凤凰一阵盘旋。

梵文闪动之际,原本气势汹汹而来的青色短刃逐渐失去了光彩,并呜呜几声过后,不受控制地落到了地面。

而飞扑而来的火凤凰也在梵音阵阵的围攻之中,身形逐渐变得虚幻。最终,火凤凰在一声哀鸣过后,再度化为几朵残焰地溃散而开。

“玄心子,此女应该是你们海心道的弟子吧,你为了本次比斗居然将她安排进了万禽宗”狄道士见此,眉头一皱的说道。

邵仙子和唐经天互望一眼后,面上同样也闪过一丝凝重之色,庄城此刻的面色更是阴得能够挤出水来。

“狄道友说笑了,贫尼师尊虽然的确喜欢此女,不过其并非本门弟子,只是由于她本身与佛有缘,故而家师允许其在本门藏经阁中待过数日想来这些神通都是其自行参悟而出,与我海心道并无关联。再说,即便她是本门弟子那又如何台上那位胡公子,不也是半道加入长安门的五花宗弟子吗”玄心子双手合十,微微一笑道。

听完这话,众人皆是哑口无言。你们惹不起五花宗就装看不见,那我们海心道的事你们也别管。

只是,在一旁观战的凌霄眼中,冒明明的实力与之前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这种巨大的落差让他心中在骇异的同时,也不禁对其有着一丝隐隐的担忧。

就在这时,场中变故又起。

不知何时,冒明明手中的金色佛珠去到了胡中泽的头顶,滴溜溜一转之后泛起一阵五色光华,并迎风暴涨为直径数丈大小,将其圈在了中间。

胡中泽大惊之下,手中红色旗帜拼命一挥,顿时十余道火红之刃暴涨而起,想要破开佛珠形成的五色光圈。但是,这些火红之刃刚一触碰到那道光圈,便无声无息被其吞噬,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紧接着,冒明明的檀口之中,再度传出低沉的咒语吟诵之声。

无数金色的梵文从佛珠之中狂涌而出,并在眨眼间组成一座金色的法阵,硬生生地把胡中泽困在了其中。

在一阵嗡嗡的梵音声中,胡中泽只觉自己一颗头颅变得沉重无比,在其额头上的那一枚淡金色符文此时猛地一颤,并啪的一声破裂开来。

“啊”

随着一声惨叫,胡中泽的灵识海中骤然一痛,原本拼命压制的幻术蓦地全面爆发,整个人在顷刻之间如同坠入了梦魇一般,视野之中全是冒明明神态各异的幻像,有的拈花微笑,有的皱眉沉思每一种幻像都是那般诱人,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嗒的一声,胡中泽手中的旗子落在了地上。他的目光渐渐呆滞起来,脸色不住变幻,竟然想要随着头脑里面的这些幻象,又哭又笑起来。

冒明明眼中紫光一凝,宛如玉笋一般的纤纤玉指接连变幻法诀,梦魇之眼的威能顿时加大,令得胡中泽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挣扎起来。

“啊”

就在胡中泽脸色扭曲到几近变形之际,他却陡然发出一阵近似困兽一般的大吼,接着猛然抬起头来,双目之中已经浮上一片血色,面目也变得万分狰狞。

原来,在最危急的关头,胡中泽拼着最后一丝残存的意识,狠狠地咬破舌尖,口中吐出了一团精血,瞬间恢复了一丝清明。

趁此时机,胡中泽手中法决飞快一掐,头顶陡然泛起一阵疯狂转动的赤芒,迅速结成了一个赤色漩涡,引得烈焰谷中的炽热之气如同受到召唤一般,纷纷向着他的身上汇聚而来,场中温度陡然暴增。

几个呼吸过后,胡中泽头顶的赤色漩涡狂涨数倍,并一个涨缩之下爆裂开来,红光一闪地化作两只丈许大小的火灵,悬浮在其头顶的半空之中。

这两个火灵看去都似人形一般,只是它的全身皆是由熊熊燃烧的烈焰组成,一张脸孔也是漆黑有如焦炭。它长有两只利爪,利爪虚空一抓之下便激起一阵噼啪四溅的火星,其气势之强,比之刚才的火凤凰还要威猛三分。

就连四周围观的众人也是感到一股高温气息扑面而来,不由得纷纷向后退开了数步距离。

一旁的庄城见状,眼中不禁闪起一丝喜色。

别人或许不识胡中泽此时的状况,但他却知道,后者中泽此刻施展的正是五花宗的一门极其霸道的独门秘法召灵之术。

这两个火灵刚一出现,便不断地挥舞利爪冲击起冒明明的五彩光罩来,但见赤红色的滚滚烈焰与金光大阵不断碰撞,引得场中流光不断。

胡中泽疯狂地催动法决,一心想在神智彻底陷落之前破开法阵。

冒明明见状,眼中紫光不减,指尖的道道梵文却是绵绵不绝地激射而出,不断没入到胡中泽的召灵法阵之中。

胡中泽一边催动火灵攻击金色光阵,一边承受着梦魇之眼的不断侵蚀。他知道自己的一身法力现在大半都是用来抵御灵识海中的幻象,决计无法支撑太久,看来必须还要加大一下攻势。

想到这里,他手中法诀顿时一变,只听他一声低吼,两个火灵竟掉头而回,直接扑回到了他的身上。

只见他的身体在两团烈焰的触碰之下,轰的一声燃烧起来。

几个呼吸之间,火焰便由红转黑地化作了熊熊黑焰,而胡中泽的身影也在火光之中渐渐模糊并暴涨起来。

下一刻,一个数丈高的巨大火灵赫然出现在了法阵之中,而火灵的面容也赫然替换成了胡中泽本人。

“这是什么”元自立一声低呼,面上阵阵骇然。

此种形态下的胡中泽,身上气息赫然比先前又强大了近一半以上,已经无限接近于灵化境的存在了。

凌霄目光闪动下,也在心中发出一声长叹:“这就是大宗底蕴啊。”

中天大陆灵修界的实力果然是深不可测,无论功法还是秘术,其玄奥程度都是远超他的想象,令得凌霄的心中也不禁起了一丝向往之意。

此时,黑色火灵已经席卷起漫天的黑焰,化为一道黑色的火云,冲着金色法阵的一角猛烈地冲去。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然巨响传了出来,无数黑色火星夹杂着金色光芒四溅飞射

黑色火灵奋力一撞之下,金光大阵顿时一阵狂颤,表面激荡起阵阵剧烈的波动。看来此阵虽能硬生生挡下了胡中泽的垂死一击,但也却不能还似先前一般的平静了。

胡中泽所化火灵见状,突然一声怪叫,被黑焰缠绕的巨臂再次轰向了金色光幕。

冒明明见状,目中诧异之色一闪而过,手腕一抖突然取出一个小型的木鱼。

她手中一催法决,木鱼之中便传出笃的一声清响。

声音有如空谷足音,使得黑色妖灵不禁心神一晃,手中抬起的巨臂也是一缓。

如此这般接连几声木鱼的清鸣之声传出,在加上冒明明金色法阵中的梵音吟诵之声也骤然加快,黑色火灵虽然手臂抬了几下仍想继续反抗,但是明眼人皆是已经看到,火灵身上的火焰已经渐渐黯淡下来,口中的嘶吼之声也逐渐被法阵中的阵阵梵音所覆盖。

半盏茶工夫后,胡中泽终于无法保持火灵的原状,周身的黑焰也在轰的一声后散去,身形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并到底沉沉昏睡过去。

“第二场比试,万禽宗冒明明胜出。”玄心子见冒明明胜出,顿时神色大喜,赶忙出声宣布道。

庄城此时的脸色当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为了拉拢胡中泽参与本次赌斗,他私下里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此次赌斗地点烈焰谷也是为了配合此人的功法与灵器所设,没想到此子竟在第一轮便败下阵来,对方还是一名实力不如他的年轻女子。

更让庄城郁闷的是,此女使用的佛珠灵器以及那个木鱼一眼便知道是佛门之物,而且品级之高绝不逊色于胡中泽手中的两件极品灵器,而其所用秘法也明显是佛门秘术,这些肯定都和海心道脱不了关系。

但由于胡中泽本身也是为了本次赌斗方才加入的五花宗的弟子,这就让庄城面对万禽宗借用海心道的弟子的这一明显是作弊的做法有口难言,感觉现在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作茧自缚了。

邵仙子在看完此战过后,再也笑不出来了,而一旁的狄道士脸色是乌云密布。

他两人深知冒明明必然和海心道大有关系,但一来五花宗的弟子空降长安门的事情他们没有表示异议,二来刚才玄心子又一口咬定冒明明不是海心道的人,如果他们跟对方计较这件事,那就等于是将海心道彻底得罪了

思来想去竟是没有什么更好的泄愤方法,两人心中越发郁闷了。

...

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特需部预约挂号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预约挂号
淮安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安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陕西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