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摘星大陆 第一百零四章 万影剑阵

2020-01-13 22:19: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星大陆 第一百零四章 万影剑阵

然而少女没有就此死去。

当!一声脆响响起,那柄长刀并没有切开少女白皙娇嫩的喉咙,一柄古意盎然的剑拦住了那柄刀的去路,并将其震退!

不知何时醒来的连晨疲惫的站在萧紫烟身前,替她遮风挡雨,而一击受阻的深紫色瞳孔的中年人并没有再度袭击,而是等待同行的伙伴落位成功,将这对人类少年和少女从四个方向死死的包围住。

一位通玄巅峰的银发老人,三位通玄后期的中年人,死死的从四个方向将两人合围住,而那位实力最强的老者更是站在了东方,拦截住了两人生存的希望。

完成合围的月神殿四人并不着急出手,静静地看着月光下那一对年轻男女,眼中充满了戏谑的杀意。

“那一剑叫什么名字。”银发老者看着执剑护住少女的那个英俊的人类少年,缓缓的用标准的人类通用语问道。

“剑法名……黄河。”能多拖一瞬间再多恢复一些体内的天地元气自然是好的,所以连晨开口缓缓的答道,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如同青玄学院中那位副院长发问时一样,少年并不愿意説出这种剑势的真正的名字。

“似乎你们人类那边有一句古诗,黄河之水天上来?”银发老者diǎn了diǎn头,眼中◎10dǐng◎10diǎn◎10小◎10説,闪过一丝敬意:“很强的一剑,连我的两位同伴都死了。”

然后敬意尽数消散,换成了决然的杀意,银发老人看着少年那张疲惫的脸,一字一顿的説道:“所以你必须死!”

“我的生死不是由语言来决定的,而是由剑决定的。”连晨很安静的答道,阴阳玄灵丹的药力已经发作,那股阴寒恐怖的剧毒已经被彻底压制,但少年体内的伤势并没有太多的好转,只是经过了一段时间休息,勉强积攒起来一些天地元气而已。

少年将剑横握,斜护于身前,平静地説道:“我还可以再刺一剑,你们谁想试一试?”

三位通玄境后期的中年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之前的交手中,那位体型微胖的中年人已经证明,凭借通玄境后期的境界,完全挡不住那柄决然的杀剑,只有像银发老者那样的通玄境巅峰,才能抗下。

“这是一场战争,所以很遗憾,没有人会和你单对单的对决。”银发老人面露嘲讽之意:“就算这一段时间你恢复的很好,能勉强再刺出一剑又怎样?有我在,你谁都杀不死。”

连晨微微沉默,他知道老人説的是对的,那位头发雪白的老者的境界已经到达了通玄境巅峰,距离恐怖的灵境只有一步之遥,如此强大的实力,硬接少年凭借通玄中境的实力释放出的覆水杀剑都可以。境界的差距太过明显!

感受着月神殿四人的杀意已经开始奔涌,连晨的眼神微眯,看向手中的覆水剑,寒冷的古剑无情的反射着月光,映的少年脸上一片苍白。

覆水剑诀不够解开面前的死局,少年仔细的斟酌着体内并不充裕的天地元气,然后闭上双眼。

既然走到了绝境,那最后的信任总要落在家族之上,连晨心底默默的想着,空间玉佩中六枚族玉安静的发着光,仿佛在歌咏着什么。

短暂的安静终于崩塌,再也无法掩饰心中杀意的月神殿四人,或执剑,或持刀,或赤手空拳,猛地从自己原来的位置离开,夹杂着凶猛无比的天地元气向着少年斩去!

四股通玄境的气息在这片山林之中爆发开来!最弱的都是通玄后期,其中更是有着一位通玄巅峰的存在,四股如同山峦般的恐怖气息冲天而起,不远处的山丘都在这股气势下微微颤抖,表示着臣服!

感到那四顾高深莫测的杀意,萧紫烟面色苍白,看向少年背影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忧与自责——这种恐怖的杀意展露,恐怕就是初入灵境的强者都要暂避锋芒,而此时,却要不过十六岁的少年一人承受。

如果这次能够活下来,那我一定要变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萧紫烟凄苦的想着,显得很是无助。

四道杀意与雄厚的天地元气转瞬而至,而少年依旧紧闭着双眼,仿佛放弃了抵抗!

就当一柄长刀即将把少年劈成两半、两柄长剑即将刺穿少年的心房、一个如铁的苍老的拳头即将砸碎少年的头颅之时,连晨终于嘴唇微动,念出一个字来!

“鳞!”

随着这一声低喝,少年身周的空气猛烈的颤抖起来!那些透明通彻的空气开始扭曲,然后渐渐破碎,露出一道道极浅极细的线条来!

那些纤细的线条,如同一片片的鱼鳞,蔓延在连晨四周,将少年和少女的身影合围在其间,然后慢慢四散、延伸开去,与那些刀剑相遇!

“吱吱!”

仿佛指甲刮过黑板,令人心酸的尖锐的破碎声响起,那三柄刀剑与鱼鳞般的细痕相遇,然后瞬间被切碎,一片片无力的坠落!

三位中年人狼狈的止住自己前冲之势,向后暴退而去,而那位面容丑陋的中年人仅仅退的稍缓了一步,握剑的手指接触到了那蔓延开来的细线。四根手指整齐的断裂,鲜血四溅,中年人右手上出现一道平缓的的断面,仿佛被琴弦割裂开的一般!

“啊!”十指连心,失去手指的中年人惨呼出声,引来两位同伴关切的目光。

而那位银发的老者,在少年嘴唇微动的瞬间就感到了危险,身形变化,退出数十丈开外,面色严肃的盯着场间的少年,盯着那些在空间中蔓延的浅细线条,就连自己同伴的痛呼,都没有引去他的注意。

“这是什么?!”体型微胖的中年人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他那柄用材上品长剑面对着那些细小而锋利的线条,被切割的毫无还手之力!

密密麻麻的纤细线条不断的出现,连晨依旧紧闭着双眼,而月神殿那位银发老者终于感受清楚了空气中的细痕的组成成分,眼中瞬间充满了惊愕的神色!

竟然是恐怖无比的剑意与杀意!

老人面色惊诧无比,死死的盯着那位少年,眼中却有着化不开的迷惑——如此恐怖而锋利的剑意和杀意怎么可能是这个少年拥有的?!如果是一位浸淫了数十年的灵境剑道大拿,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剑意自然是理所当然。可面前的少年最多不过二十岁,境界也不过通玄中境,这种锋利的剑意怎么能被他支配?!

终于,空气中的剑痕不在蔓延,而是诡异的静止在少年的身旁,连晨缓缓的睁开眼,看着由自己施展而出的万影剑阵,苍白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

“劫!”

剑阵初成,但此时并不是可以放松的时候,所以少年毫不犹豫再喝一声,随着这一个字落地,空气中密集清浅的线条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缓缓的漂移起来,而后速度越来越快,向着月神殿的四人奔涌而去!

四人眼中瞬间被惊恐占据,刚才自己的兵刃已经代替自己感受过了那些剑意的恐怖,而自己一位同伴整齐断裂的四根手指也在提醒着,这些剑意的锋利!

而现在,那些铺天盖地的剑痕,汹涌的向自己涌来,怎能不恐惧?!

元力汹涌而出,没有人退,不是为了什么可笑的尊严,而是那些剑意袭来的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退!

全力而出,此时的四人根本无法再做任何保留,在铺天盖地的恐怖剑意面前,任何留手都是对自己生命的不尊重。

四道旋风刮向月神殿四人,少年瞬间面色惨白,一口鲜血吐出身体微微摇晃,被萧紫烟扶住才站稳。万影剑阵消耗太为恐怖,此时的他也只能释放出这一式,此式过后,再无杀招,所以此时只能祈祷月神殿的四人死在这恐怖的剑阵之中。

狂剑飞舞,那位断指的中年人在汹涌而来的剑意面前,死死的苦撑,体内的元气飞速的消耗,然后……殆尽!

就在元力屏障破碎的一刹那,中年人丑陋的脸上露出了惊恐和绝望的神色,看着那些轻柔纤细的线条划过自己的身体,掠过自己的脸庞。

剑痕散去,断指中年人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依旧惊恐无比,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噼里啪啦!一阵轻柔的夜风吹过,那位面有惊色的中年人碎成一块块细小的血肉,崩塌散落一地,哪里还看得出半diǎn人形?!

血腥的气味飘散而出,惊动了另外两位苦撑的中年人,看到自己的同伴被这些剑痕切成碎片,两位中年人心中最先升起的不是愤怒,而是恐惧!

深紫瞳的中年人心中的惊恐无以复加,感受着自己自己飞速消耗的元气,知道自己即将重蹈之前那人的覆辙,发出一声恐惧的长啸!

而长啸没过多久便戛然而止,深紫瞳中年人在元气耗尽的一瞬间便被那些袭来的剑意切碎,瘫成一坨血肉碎块!

湛江市第二人民医院
四川省骨科医院
治疗癫痫最新的方法
汕头专门治妇科医院
昆明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