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重启之命运 六十三-神速的决战

2020-02-14 22:06: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启之命运 六十三-神速的决战

“神造兵装?!..”

看到卫宫士郎手上亮出的兵刃,旁边的archer双眼立时为之一缩,不由得低声的轻呼出来。

长刀并没有多少华丽的装饰,却有人能因此而轻视它。

通体都散发着驱散妖邪的神净气息,那银白的刀身里蕴含着难以言喻的力量。那无与伦比的破魔之气,甚至具现成肉眼可视的白气,在刀身上若隐若现缠绕着。

作为长年铸铁的钢之英雄,她的目光不会错的。

这把兵刃..就连想要理解它的构造都为不可能的事情,而能做到这一diǎn的,就只有超越她投影极限的神造兵装。

如果是普通的妖邪之辈的话,大概靠近这刀也做不到,至于触碰的话,恐怕就更是会立即灰飞烟灭。这把刀的威能,别説是干将莫邪了,恐怕就是那把闪烁着黄金光辉的圣剑,也无法与之比肩!

那么..问题就来了。

到底为什么这样的一把神兵,会出现在眼前,dǐng,diǎn,之人的手上?

在她的记忆中...事情的发展,可不应是这样...

“哈!説的好!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领!”

姑勿论观战的archer心中到底有多惊讶,场中的发展是不会因而受到半分的影响的。

在声音未落之际,lancer已快捷无伦的刺出了手中的凶器,同时也象征着战斗的开始。

赤红的枪影并没有像刚刚与archer对战时一样快得连残影也不留下,这一次就连旁边的远坂凛也能隐约看到一道淡淡的红影,是因为心存戏耍的关系留手了吗?

不过不管怎样也好,这是来自英灵的攻击的事实还是不会变的。即使能够看到残影,现代的魔术师还是绝不可能无伤的接下这一击的。

然而,就在远坂凛正为卫宫士郎担忧着的同时...

“呼――”

“不可能?!”

迎面而来的一刀,风驰电掣地击歪了长枪的枪尖,随之而来的一道银光,瞬间便带走了lancer额前的一缕发丝。

察觉到眼前的对手不如想象中的弱,承认了自己的大意,lancer的身体猛地向后一翻,整个人一下便跳到了十公尺开外。然而,出乎意料地,取得初合优势的卫宫士郎却没有追上去。

“我劝你还是认真一diǎn比较好。”就连一步都没有动,卫宫士郎只是淡淡的凝视着自己的刀尖“既然对手是并非英灵的我的话,那么令咒的作用就延伸不到你身上?拿出你的全力来,爱尔兰的光之子可不止这个程度。”

“唔?..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本来正准备再次冲前的lancer闻声停下了脚步,野兽一般的目光,带着些许的不解看向持刀的对手。

“啊啊,因为我总是好事多为呢。”卫宫士郎淡淡的笑了一下,脸上却没有摆出任何要説明的意思。

“哈!本来我还以为是只温纯的绵羊...没想到,是一只雄猛的狮子吗?”眼见对方显然无意告诉自己,于是也就不再强求。lancer仰天一笑,低首之时,本来那戏谑的感觉已消失得一乾二净,取而代之的是比起刚刚搦战archer时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气势。

杀气弥漫,就连身处于archer保护的远坂凛都感觉到背上一凉。

但是,处于漩涡中心的卫宫士郎,却依旧态之若然,还能够半开玩笑的説道“更正。应该是嗜血的孤狼才对。”

赤红的瞳孔中,渗出了不比lancer逊色丝毫的逼人锐芒。

自从四年以前斩杀八岐大蛇以来,也是好久没有经历赌上生死的决斗了...

体内的热血渐渐沸腾,卫宫士郎嘴角上扬,一丝邪魅的笑意浮现雪白的脸孔上“反正都是要用动物来形容了,我可没有狮子那么文雅。而且,如果説是与月相关的血之眷属的话,还是狼比较合适?”

“哈!这样説的话我们就是同科的生物了!”

既然已经被认出了,那么lancer也不吝啬承认自己的身份。

在大笑声中,lancer脚下猛地一踏,蓝色的身影已宛如奔雷一般冲向卫宫士郎。

眼前的人明明还是那么纤纤弱质的,但是单凭刚刚那不下于他的一刀,lancer的心里却已把他看为实力与自己看齐的好对手!

热血沸腾的..又何止卫宫士郎一个?

这一次,再也没有半diǎn的轻敌。反之,就如卫宫士郎所説,lancer是真的拿出了更胜与archer交手时的全力!那连残影也不留下的枪法,此刻再度加快节奏地提升!仅仅活在传説的神之枪技,就此展现在卫宫士郎的身前!

“对..就是这样子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银色的长刀轻轻一划,把宛如流星般落下的刺击拒诸门外,在反攻的同时,卫宫士郎轻轻的呢喃了一声。

lancer库丘林的枪技,毫无疑问地是古往今来的最强者之一。加上那不可思议的敏捷与野兽一般的敏锐直觉,能够与他正面交锋在天底以下少之又少!

要是连这一次也算上的话,这已经是卫宫士郎与库丘林的第三次交手了。

第一次,作为一个仅仅懂一diǎndiǎn魔术的凡人,就连让对方认真的资格都没有,他已经确实地死在对方的枪下。开战与结束,就在一线之差而已。

第二次,从无数的战场中成长起来,越过了那残阳似血的剑丘,成为了英雄的他总算是有了跟对方的交手的实力。然而,在对方摆脱令咒的束缚后,本来便已不易维持的均势,仅仅瞬间便全面崩溃。如果在那个时候,库丘林不是选择施放宝具而拉开距离,而是继续正面交锋的话,恐怕支撑不到多久,他便得迎来再一次的死亡。

然后...这就是第三次了。

无论在速度还是剑技都达到了此世巅峰的自己,与传説之中毫无保留的神之枪技较量起来的话,到底结局会怎样?对于这一diǎn,此刻的卫宫士郎可説是深感兴趣。

轻轻的架开了反守为攻的长枪,卫宫士郎手腕一翻,银白的长刀以不容许对方活命的姿态展开了暴风雨一般的攻势。

赤红的枪之暴雨,与泛起无尽银光的刀,就这样在半空中展开一次又一次的交锋!

失去了令咒和圣杯战争束绑,回复生前应有的无败实力,此刻的库丘林,就算是在英雄云集的英灵王座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速度型英雄!

然而,同样地,自从转世以来,自知自己的力量再怎么説也不可能及得上朱月那些论外,此世卫宫士郎奉行的恰巧也是以速制胜的策略!

最速的枪法,对上最速的剑技...两人之间,瞬间便形成了一个绝对的真空领域!在那儿,除了漫天的杀气之外,就只有无间断地交击着的兵刃!

“骗人...”

看着全面认真起来的卫宫士郎,远坂凛难以置信的吸了一口凉气。

同样是那宛如人偶般漂亮的脸孔,那夹杂着兴奋﹑嗜血与冷酷的锐利眼神,却显得无比的陌生。那行云流水的剑技,快得连残影比不留下,却一一的挡下了lancer的攻击,并且总是能以相同的数量反击回去!每一下的交击,都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把人震得心神不宁!

所谓的魔术师,本来不是应该就只是能用上魔术的非人类吗?就算是魔法使也好,从本质上而言最多也只是最强的魔术师而已啊!

但是,为什么...此刻的卫宫士郎,却完全颠覆地了这些已有的概念。

与活在神代的英雄正面交手,却没有处于丝毫的下风。

宛若空无一物的空间里,传出宛若机关枪轰炸般频密的钢铁碰撞之声。

那比起与archer交手时更为恐怖的神之枪技,就仅仅只能卫宫士郎的长刀斗成均势,遑论攻入他的防守圈子对他造成伤害。

就在今天,远坂凛才知道自己过往对卫宫士郎的想象有多么的错误。

单以眼前的所见而言...就算是非人也好,也已经完全不足以形容卫宫士郎了。

居然曾经以为自己能够成为击败他的助力之一,这又是一个多么傲慢的想法?

在还没有使用法之前,卫宫士郎便已经能正面力敌神代的英雄了。

想要在与他的战斗中发挥出作用,那就只有精灵之流的英灵才能够做到?她,就连插手的资格都还未拥有...

“切――!”

回到战场的正中心,直立长枪挡住了卫宫士郎的刀刃,从双臂处传来的巨力使双手发麻,lancer低声的咂了一下舌头。

本来,还以为对方只是一个与他实力相当的好对手,但是此刻看来,就连这一个判断也是异常地错误!

纵使不想承认,但是对方的速度显然和他是在同一个水平的。

生前最为自豪的神速枪法不能占到便宜,本来便已经是一件足够糟糕的事情了。然后,比这更糟糕的是..对方的力量,显然要比他胜上一个层次。

“喝――!”

大喝声中,赤红的凶器一旋,lancer猛地便把长枪拦腰横扫过去卫宫士郎的方向。

用上他全力的一击,就是要轰碎钢铁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击在人的身上,那可不是断十几根骨头便能了事的程度。就旁人来看,想来就是不能对卫宫士郎造成伤害也能稍微迫开他?

然而,但见卫宫士郎持刀的手往后一抽,银白的长刀瞬间从他的身前回到了防守的圈子,然后只见他用另一只手的手掌按住刀背,随即把刀一立,轰的一下便接下了lancer那力发千钧的横扫!别説脚下丝毫未动,就连细微的摇晃都没有,显然地游刃有余!

“切,怪物!”

一击不成

,卫宫士郎的追击已赫然而至。脚下一蹬,在往后方疾退的同时,lancer还不忘轻轻的笑骂了一声。

力量上的不足,使他自开战至今,每一次与卫宫士郎的交击都弄得双手略为麻痹片刻,而这样的麻痹,在数百乃至上千次的迭加之后,已经渐渐使他的转为麻木!

虽説明面上是势均力敌...但是实际上,lancer却是有苦自知啊!

不知道为何..对上了眼前的卫宫士郎,那深藏起来的记忆便渐渐苏醒。

对...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遥远到,彷佛已经忘记了的回忆。

远在他还没有拿到手上这把诅咒之枪前...曾经何时,他也拥有这种纵使是竭尽全力,也没有办法击倒的强大的敌人。

他的师父..影之国的女王。

那是一个连神明也畏忌三分的存在。毫无疑问地,是一道立于年少的他面前的一道高墙。

然而,他却还是把这师父击败了。

在无数的训练之中茁壮地成长起来,然后达到了跨越昔日超胜自己的强敌的高度!

此刻的卫宫士郎,就给他这样的一种感觉。

不论是战斗技巧还是直觉都已千锤百炼,再配上那犯规的速度与力量....眼前持着银白长刀的他,可是説库丘林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强的敌人!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这场战斗能亡远的持续下去啊。

但是..击溃强敌的那喜悦感,同样地让人欲罢不能!

“结束了!!!”

求胜之心燃烧到dǐng峰,在卖出一个破绽之后,乘着卫宫士郎已无法抽刀之际,lancer的长枪一diǎn,泛着红光的枪尖已疾若迅雷地刺向了卫宫士郎的脑袋!

“唔――!!”

瞳孔里映射着迫近的魔枪...如果被刺中的话就不是受伤这么儿戏了。

就算没有一击致命也好,在刺中之后lancer只需要用力一挥,卫宫士郎的人头立马就得落地,当中根本就不存在着负伤而退的选项!

红色的枪尖已近在咫尺..但是长刀却根本来不及回防!是要用上时之法吗?还是...要相信自己的微风之壁,然后赌上一把?

“吶呢?!”

在命悬一线之间,却终究还是没有选择用上辅助的魔法。

在生死关头,卫宫士郎毅然弃刀,与此同时整个人都猛地往下一缩,赤红的长枪就这样以毫厘之差擦着他的头dǐng而过,仅仅带走了他的数缕发丝。

然后,乘着lancer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卫宫士郎脚下马步一踏,身子微侧,蕴含着无穷魔力的拳头已轰中了lancer的腰胁!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lancer的身影宛如被炮弹击中般倒飞,直飞开十多尺才勉强稳下身子!而與此同時,卫宫士郎也刚好接住了从半空落下的长刀,整个动作间不容发,却一气呵成!

久别的再战,就这样以双方都意想不到的一击,拉下了帷幕....

p.s.1:我説...应该已经没有人还以为archer是士郎的女儿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