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万界通讯录 第十一章 禁令

2020-01-17 01:11: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界通讯录 第十一章 禁令

青山学院法系!

两名鹰脸男子坐在执法堂上,脸色略有几分阴沉。下面跪着的禾卓群等人退下后,其中一人才狠狠地拍了一下桌面,说:“这战兵系的钟圭,绝对是故意的。”

另一人脸色肃穆地回道:“呵,六圣地中,就只有半本兵书出世,兵家传承自兵圣之后,多年来从未再现世过。之所以能苟延残喘到现在,无非只是常年战乱拖着而已。”

“战兵系历来便是弱势。这次好不容易寻到一个兵家传人,那战兵系怎么可能不显露一手?”

“只不过,百圣之家,真正的传承又岂是这么好入门?更何况还只是在齐国这种小国?只怕这是狗急跳墙吧。”

开始那人说:“那又如何?这天下战乱,本就是由兵家引起,当年若非那半部兵书,现在这天下早就太平万世了!法度圣书,可量天下万罪,裁天下万人。以法治世,才是正道!”

“这话得说与帝王听才可信,太平万世,诸国不平根本就不可能有太平。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当年若非有半部兵书,诸国开始起兵,如今或许就没有现在这战乱了。”

“只可惜不管是齐国国君,还是他国国君,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过以兵强国的想法。我齐国的四大学院,战兵系虽然一直处于弱势,但从未被取缔。都是权势在作祟啊!”

“儒,也是害人之祸!”

说到这,另外一人当即闭口不言,神色闪动。

……

战兵系一间教室中。

四个中年人坐在木桌后的蒲团之上,整个教室共有三十六个座位,只有四个人,略显空荡。

而在教室的正前方,一个少年正闭目想着什么。

不知何时,一个中年人开口道:“许老师,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你可以开始你的预讲了。”

那少年立刻睁开眼睛,随即用平和的语气说:“嗯,等会儿若是说得有什么不对之处,还请课后钟老师、黄老师、谷老师你们赐教。”

然后少年语气又是一变地说:“说起上课,我不是第一次给别人上课。不过,这却是我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给大家授课。”

“大家也是第一次听我的课,所以,我也不知道讲得好不好,大家肯定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不过,我会尽力把我知道的,都教给大家。”

“我们是战兵系,说起来,其实我自己也对战兵系三个字了解得不深。也要继续学习,不过,我既然站在了这里,当然要给你们讲一点东西。”

“这样吧,既然说到了战兵系三个字,我们就从这三个字开始讲。首先就来说一说战。”

“战,这个字很简单,却又不简单,它最原始的意思就应该是互相冲突,也就是,战肯定是双方乃至三方,甚至是更多方的事。”

“比如说两个人,两个系,两个学院,两个国家或者更多。”

“若是只有一个对象,肯定是战不起来的。”

“所以,问题又来了,那就是该怎么战?两个对象怎么战?三个对象又该怎么战?”

“两个人的战斗,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这是最简单的战斗,也是最微不足道的战斗。”

“我想身为战兵系的学生,大家肯定都知道,最大规模的战,就是两国之间的战争。两支军队之间的较量。”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又来了。既然同样是军队,同样是国家,那么为什么就会有胜败?”

“这又是回到了怎么战的问题。”

“古语有言: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轰隆隆!”

许汉说话的语气平稳,不急不缓,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外面出现了一道晴空巨响,突兀而至。

这一声巨雷,使得钟圭等人都皱了皱眉,今天的天气明明就是晴天,怎么会出现雷?

不过天气这个东西吧,还不好说。

继续听课。

许汉微微顿了顿,又说:“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

“咔擦!”

话又说完,忽然平地之外响起一道剧烈地炸裂声,以及众人恐慌的声音。

“倒了,倒了!”

“快来人!把旗帜竖起来。”

“不要乱,只是打雷而已,把火扑灭就可以了。四院的人,下山去取水,必须要在!”

“咔嚓!”

就在众人说话之间,忽然又是一声剧烈的咔嚓声响起。

这一下,使得许汉不得不终止自己的话,然后与钟圭等人跑出教室一看,只见,之前还立着的那战兵系的高大旗帜,已经倒下。

外面的天,晕沉沉一片,无数黑云聚集,雷云滚滚,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

同时,战兵系的几座房子,竟然着了火。那也是雷劈之后的痕迹。

数百学员正在取水灭火,因为是经过了周密的训练,所以根本不乱,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怎么回事?”钟圭拉住一人就问道。

那学生立刻回说:“钟老师,我们还在操练的时候,不知怎的天就忽然变暗了起来,然后一道雷就劈在了旗帜上,引了火,我们反应过来准备救火的时候,又是一道雷劈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

“嗯,你先去救火!”钟圭放开了那学生。

“老黄,事情有古怪,你去检查一下,这无缘无故,绝不会有雷两次劈下!”钟圭立刻说。

黄老师三人立刻跑到了人群中去。

钟圭这才说:“许老师,我们进去,继续,应该没其他的事,估计是那旗帜和房屋建造多年,受了潮。”

许汉又和钟圭走了回来。

许汉继续说:“古人有言: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高下、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

钟圭的眉头一皱,在许汉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觉得古人有言有问题。因为他就根本没听说过这古言。

只是,许汉才说到这里,忽然,又是一道巨大的雷光闪起,这次不是劈向其他地方,而正好是许汉所在的教室!

轰隆隆一声,熊熊烈火瞬间将整间教室点燃起来。

噗嗤一下,钟圭整个人立刻被弹飞出去,噗嗤一声在半空喷出一口老血!

“钟老师,许老师!”其他人立刻大喊着冲了过来。

大火燃烧,众人都不敢太上前,然后黄老师一跃而起,将崩飞出来的钟圭接住,惊慌失措地问:“钟老师,你没事吧?许老师了?许老!”

“咔擦!”

黄老师还叫了不到一半,那足足有手臂大的雷电,直接从天降下,硬生生地劈在了一个人影身上。

对,就是人影,而不是其他东西,那个形状绝对是人,即便是隔着火光,他们也能认出来。

“许老师!”黄老师的瞳孔猛地一缩,当即再大喊一声。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瞳孔猛地一缩,满脸大变地倒翻了过去。

只见这时,一道道白色光体从那人影身上冒了出来。

“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者不胜。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

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

那是白色的光体字,一颗颗的冒出,点缀在那身影周围,围成一个圈,把那人影给包围了起来。

咔嚓!

咔擦咔擦!

三道雷电再次劈下,结果只是劈在那白色的字体之上,颤了颤,再也没有其他!

瞬间,所有人的瞳孔一缩,脸都白了。

黄老师,钟圭,以及覃海和谷铁文四人都差点疯了。

“圣人言,直指大道!天难容,地难载!”

脸色呆滞片刻后,四人立刻大跳而起!

钟圭立刻说:“所有人,即刻下山!列此地为禁地,靠近者挡,强闯者,格杀勿论!不用上报!”

“黄老师,你去开启护山法阵,覃海,你即刻去上报青山郡守,谷铁文,你去上报学院!”

“我去启动排雁阵,所有人,都给我下山!立刻!”

钟圭声音落下,咯吱咯吱,忽然整个战兵系横跨的七座山冒起七色彩光,一立而起后,从七个点汇集成一个点,把整个战兵系之前所占之地,彻底包围。

七色的光芒融合在一起后,瞬间所有的东西都消失不见。

只是,战兵系的人,却是站在山下,横戈长戟,如临大敌!

钟圭站在山顶处,眉目闪烁,杀意腾腾。

谷铁文疯一般地冲向学院深处。覃海则是走向了山门之外。

不多时,忽然从青山山群内来了一群老者,他们在看向那战兵系之前所在地一眼后,当即脸色大变地立刻加速,然后各自飞遁到了更远处的山头……

所有人,不得擅动!

一道禁令在青山学院彻底蔓延开。

半个时辰后,青山山脚之下,多出了一大波的青山铁甲军,银甲白盔!整立肃穆!

天上黑云密布,地下无一行人。

局面,像一张拉满了的弓,格外紧张!

汕头医疗美容医院电话多少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口碑怎样
宝鸡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哈尔滨哪家妇科医院好
汕头治妇科那个医院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