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第八百九十九章雪地逃亡

2020-01-22 09:06: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八百九十九章 雪地逃亡

突然间,柳原爱子的面容浮现在了明治天皇的脑海里。

自从生了孩子之后,虽然将她由权典侍也升到了和新宠藤原祥子一样的女御,但他却很少去她那里了。

而她似乎也有意无意的和自己疏远了。

自己现在虽然有了藤原祥子,但回想起和柳原爱子在一起的时光,还是会带给他甜蜜温馨的感觉。

祥子悦耳的琴声让爱子的影貌渐渐的消失了。

祥子唱了起来。

明治天皇乐于倾听的,首先是祥子弹琴,现在,他也开始喜欢听她唱歌了。

丝毫没有舞台作风,也没有演唱家们装出来的大粗嗓,相反,她的歌声总是很高,很柔和、细弱、如泣如诉。

她常弹些缓慢的、朦胧的浪漫曲,或是她自己编的,或是头脑里想起来的。她在调好的琴弦上摸索分声部的伴奏时,每当一个音在她的耳朵听来不够准确,总能立即调整过来,从来不因这些不和谐的和弦――奇异而又总是哀伤的和弦――手忙脚乱。

平时在她弹奏音乐的时候,明治天皇在阳台间,面对美不胜收的自然景色写作。他席地而写,人坐在席子上,倚着一张雕有蚱蜢的日式小矮桌。他的墨水是乾国的,墨水缸和乾国贵族文士用的一样,用玉石雕成,边沿上刻有小巧玲珑的蛤蟆和小金鱼。他写自己的回忆录,在她的琴声中。

他的回忆录……不过是记些荒唐离奇的小事,一些有关海洋鱼类颜色、形状、气味和声音的细致记录。

不错,在他那单调的生活中,其实有一整部情节复杂的小说初露端倪,好像有一系列的故事将要在他的世界中形成:在这故事当中,充斥着战争、阴谋、艰难的变革和血腥的杀戮……这里面甚至可能有自相残杀的惨剧素材,要是处在另一个国家的话。然而它们发生在日本,由于这个使一切减弱、缩小、变得可笑的地点的作用,其结果是一切都被掩盖下来了。

祥子的歌声变得高亢起来,有如杜鹃啼血,让明治天皇不知怎么,一下子想起了还失陷在朝鲜的第六旅团数千将士。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呢?

在滑雪穿过灌木丛的时候,竹添进一郎突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不安,这感觉越来越强烈,几乎无法克服,使人难受。

真叫人莫名其妙,为什么这感觉竟出在这个时候,并且怎么也摆脱不了呢?现在看来,一切终归算是比较顺利地过来了:他们穿过了公路,敌人也好象没有发现他们,经过一夜艰难的长途行军,他们现在已经接近了目的地。虽然也遇到重重障碍,但结局即将分晓,他们现在可以有所作为了吧。固然,他们的力量已经分散,一部分在冲出山谷时损失了,两人在夜里失踪,四人被留在道路那边,因此这里仅仅剩下两个人。两个人当然比不了十个人,然而他目前这种莫名其妙和无法摆脱的绝望心情未必是由此引起的。

小树林已经迢迢在望,竹添进一朗越接近它,心里就越是忐忑不安。他焦急得顾不上停下来理―理大腿上的绷带――伤口好象又在流血了。其实,他早就尽量想忘掉伤痛,这一夜他已经习惯了。现在他基本不大往两边看――而是一个劲儿拼命向小树林滑去,好象他将在那里得到一生中最大的奖赏,但也许还会是最大的灾难呢。伊藤育之助努力在后面紧跟,他满身是汗,已经顾不得用伪装衣的袖子去揩了。他们俩气喘吁吁地沿着灌木丛的边沿迅速往上滑。天已大亮,寒风习习,浓云密布的天空低垂在灰蒙蒙的、荒凉的、雾气腾腾的大地之上。

登上小山岗后,竹添进一郎透过赤杨树丛光秃的枝条朝下看。前面是一个小山谷,灌木丛象舌头似地一直延伸到谷底。从灌木丛里他好不容易认出那片杨树林子,现在只剩下光秃的树干和冻冰的枝条,它们的黑影孤零零地露在雪地上。里面恐怕连鸟也藏不住,人就更不用说了。可是山谷那边的小山岗上,乾国人用稀疏的栅栏围着的小针叶林却依然如故、郁郁葱葱。

借着灌木丛的掩护,竹添进一郎站着歇了一两分钟,问时也为了摆脱掉那一直纠缠他的焦急心情,他尽量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对付过去的。当然,他自己并不能完全相信这点,还是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心头,他昨夜本来一直就烦躁不安的心情又被搅乱了。伊藤育之助什么也没有问,显然他不问也能明白这时的处境,他是在等待继续往下走。但竹添进一郎的目光总也不肯离开远处那片针叶林的边缘,似乎希望在那里看出点名堂来。那儿离这里起码有一公里远,雪地上除了稀稀拉拉的松树和几棵当栅栏用的木桩外,几乎看不出别的东西。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乾国人可能已经把他们的兵站补给地伪装好了。要知道,他们也会搞伪装的――那里可以架起各种各样的,栽上绿色的树,再盖上雪。只有一点叫人奇怪:上次他们发现的那条大道哪儿去了呢?这条大道明明是沿着山坡直通小树林,现在那儿却是一片白雪,连路的影子也没有了。

“大概是夜里被风雪埋了吧?”他心里想,但即使被风雪埋上,也该留下―点痕迹呀。但也许他们另外铺了一条路,从这里看不见,其实他现在并不需要找到路,以后走它的可能性也不大。现在望要的是发现一条能潜入小树林的通道,以便趁黑夜神不知鬼不觉地通过这里。从开阔的田野这一边显然是不大可能办得到,应当认南边去找到这样的通道。

“伊藤君,走!但要轻点……”

他们躲开那些时时打着帽子的冻树枝,顺着灌木丛往下滑去,想绕过这片开阔的圆野。竹添进一郎保持高度的警觉,全身都紧张了,昨天一整夜,虽然那样忙乱,但也从未这样紧张过。好在周围一片寂静,他心里这才踏实了些,他已经多少次考虑过:怎样才能更好地通过栅栏那边――现在这恐怕是他这次逃亡中最重要的和最困难的一部分了。

只要通过兵站而不被敌人发现,这次逃亡就等于大功告成了。

他们沿矮树林穿过谷地,紧靠着树林旁边,通过了田野那段开阔地带。附近一带不见有人,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人。现在他们已经走得很慢,小心冀翼。他有时停下来侧耳细听:冬天的野林,除了寒风习习,四周万籁俱寂。有一次风把远处的马嘶声带进了山谷,但竹添进一郎听出这是从大路上传来的。而远处小树林那边却是鸦雀无声,死气沉沉,静得出奇。

半个小时后,在他们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条沟壑,这是一条弯弯曲曲的不毛之地,两面斜坡上盖满了雪,一眼就能看到头。

他回头瞧了瞧伊藤育之助,那通红的脸被耷拉着的自制风帽遮了一半,他拼命地撑着滑雪杖,两只滑雪板还是深陷在松软的雪地里。竹添进一郎知道快到目的地了,心里越来越紧张。他勉强克制住自己,默默地示意伊藤育之助等一等,他自己则绕道沟壑,一直滑到一大片枝条茂密的榛树后面才停下来。

削掉了树枝、去掉了树皮的栅栏桩子已经很近了。这些木桩至少有一人高,在落有白雪绿装素裹的松树苗的衬托下格外引入注目。但是奇怪的是,木桩里面还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尽管他怎样睁大眼睛聚精会神地看,但还是根本找不到任何东西。

这情况使他预感到情况不妙,他心里不安起来。于是他向伊藤育之助挥了挥手,要他“坐下不动”。伊藤育之助明白他的意思,在滑雪板上坐下来;而他犹疑片刻后,滑出了灌木从。

他这样做恐怕是不够理智,他本来不应该亲自去这样冒险,但是竹添进一郎再也不能克制自己了。那种不祥的预感现在已经完全支配了他,喉咙里象是被一团东西堵住了,憋屈得要命,他强咽下这口闷气,两眼一直盯着已经不远的林边,径直往前奔去。

现在他离树林边缘只不过三百来米,而且他在走头几步的时候就发现那木桩上的铁丝没了。过去围在基地外边的铁丝,现在已经拆掉了。这使他十分不安,甚至惶恐起来。如今他什么也不提防,也不担心在开阔地里容易被发现,他几个箭步就冲到小树林边几棵松树苗跟前,呆住了,眼前的场面使他欢欣鼓舞。

兵站没有了。

小山岗的这个松树林里,没有任何人和东西――脚下是平平坦坦没人踩过的雪地,只有顺着树林边缘立着的一排白色的木桩还能使人想起这里曾经是个兵站,此外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木桩上的铁丝拆得很干净,看来是运到更需要的地方去了。

竹添进一郎先是感到困惑莫解,接着便高兴得不知所措。他在一夜大雪过后的干净清新的雪地上站了一会,然后向对面、曾经是车辆进出口的方向滑了一段。但那里同样也是空空如也,只是在茂密的小松林的雪地里可以看出有几个拆空了的掩体坑,在树林边的木桩旁边还有一堆落满雪的杆子,大概是当垛垫用的,此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开阔地上那条大道(它的消失曾经使他感到奇怪),原来埋在雪里,象一条白色的带子,空荡荡的――上面早就没有车走道了。

竹添进一郎突然感到浑身无力,把肩头靠在一棵粗糙的松树干上;面对着这片空空如也、荒凉无人、现在谁也不再感兴趣的小树林,欣喜不已。

兵站换了地方。这是明摆着的,但他就是无法相信。他心乱如麻,但思想上总是愿意相信这个结论,总是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是荒诞却有益的误会,而且只要稍加思索,事情就会清楚。他觉得只能这样。

当他在松树下喘息了一会之后还是更愿意相信:这根本不是什么迷魂阵,这是真真切切的现实。

不会有堵截的人,也不会有追杀的人。

他勉强地将肩膀从树干挪开,在滑雪板上站稳,双手用力地把滑雪杖往地上一撑。滑雪板在沙沙响的雪地上向前滑了一下又停住了。他不知道往下该去哪里,头一回感到什么地方也不需要去了,于是他倚着滑雪杖站着。有一只喜鹊在附近松树的枝头上跳来跳去,生气地朝他嘁嘁喳喳叫个不停,一只小山雀在他头顶上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吱”地一声消失在密林中。竹添进一郎什么也没有注意,他那虚弱无力的肌肉好象发僵了。他什么也不想,瞧着那空荡的小树林出神,感到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似乎再也支持不住了。

他就这样地消磨了不少时间,但小树林还是那样空空如也和多余无用。

竹添进一郎回头看了看,伊藤育之助正耐心地坐在沟壑那边,即原先他叫他留下的地方。他向他招了招手,意思是“过来吧。”

当伊藤育之助沿着他的雪辙滑来的时候,竹添进一郎解开了脚上的滑雪板,一步踩进了雪里。这里大概可以不用担心害怕了,空空荡荡的松树林里没有什么人。他在一个落满积雪的矮树墩上坐下来,伸开那条受伤的腿。该决定下一步怎么办了。

伊藤育之助顺着他的雪辙悄悄地滑过来,默默地停在他的对面。他疑惑不解地看了看空空的小树林,偶尔向他投以疑问的目光。终于他猜到几分了。

“怎么……他们走了?”

“是呀,真是太好了,我们终于走出来了。”

竹添进一郎抓起一把雪,放在嘴里嚼了―下,又吐了出来。由于一夜不睡觉,嘴里老有一股难闻的金属味。不知怎么的,还感到有些恶心。甚至好象在发冷。不过,发冷看来是劳累过度和失血太多引起的吧。

“你有绷带吗?”他问道。伊藤育之助摘下手套,伸手摸裤兜。这时他从树墩上站起来。

“来,帮帮忙!”他说着并解开了裤子。他认为,现在已经没有多大必要隐瞒自己的伤势了。

“怎么,您受伤了?竹添君?”

“刚从山谷里冲出来的时候,给流弹打中了,好在是擦伤……真见鬼,―直在出血……”

难怪伊藤育之助见到吓了一跳――他的白衬裤和棉裤全被浓血湿透,血迹斑斑。一股暗褐色的脓血从不大的细长伤口里冒出来,顺着大腿的外侧急急地流向膝盖。

“来,缠吧。要缠得紧点。”

“要是有个医生在就好了。”

“还要什么医生,你就是医生嘛!”

伊藤育之助蹲下来,熟练地用绷带把竹添进一郎的小腿缠好,并牢牢地打了个难看的结。

“不要让绷带掉下来。”

“行,暂时能对付一阵子了。”

竹添进一郎把沾满血污的旧绷带扔在雪地上,提上裤子,系好搞得很脏的伪装裤裤带,伊藤育之助帮他系上滑雪板。

“您还能走吗?竹添君?”伊藤育之助关切的问。

“没问题,能一直划回日本去。”竹添进一郎自信的笑道。

“想不到咱们终于逃出来了。”

“是啊!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乾国人竟然没有在这里设防,咱们现在再也不用担心了。”

“可惜大家……”

想起仍然困在山谷当中的第六旅团残部,伊藤育之助又禁不住黯然神伤。

在接连下起了大雪之后,竹添进一郎意识到了这是逃出山谷的好机会,便向大家提议制作滑雪板,用滑雪的方式逃离这里。他满以为自己的办法会得到大家的赞同,但没想到根本没有多少人对这个计划感兴趣。

原因很简单:第六旅团大多数的官兵都不会滑雪,包括中队长北井勇野和好多的军官。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象竹添进一郎这位公使一样爱好广泛。

北井勇野坚决拒绝了竹添进一郎的计划,声称这是送死,他认为即使他们能够离开山谷,乾军当中的“鹰犬”(日军对那些拥有特殊技能的乾军官兵的蔑视称呼)也会发现他们,一路追踪并杀死他们。

尽管如此,但还是有人赞同竹添的主张,最后共有包括竹添进一郎和伊藤育之助在内的52个人决定乘滑雪板突围。

经过多日的准备,他们使用自制的滑雪板分头上路了。

的确象北井勇野说的那样(他其实并没有在那里危言耸听),在借着大雪从山谷两侧翻越之后,他们便遇上了乾军的巡逻部队,大家立刻分散开来,用滑雪板拼命的滑雪,最终逃过了乾军的追杀。

想到如果大家能够采纳自己的建议,也许都会逃出来,竹添进一郎禁不住暗自叹息。(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医院怎么走
天津市天和医院怎么样
治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温州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上海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