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木马】《老吝》(影视戏曲)_a

2020-01-16 14:26: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杨在柜台内手捧25英寸大照片美滋滋的端详。

站在柜台外的梁师将身上的照相机往柜台上一搁:“照的咋样?”

老杨连声:好好好(伏头取钱)

二场日外小卖部

老吝从小卖部门前过,见老杨高兴的看东西,不禁:“老杨哥,看啥里么,把你高兴的。”

老杨:“哎,老吝,你到我这来一下。”

老吝边走近边说:“啥事么?”

老杨从柜台里边提出一红缩料袋:“给,这是我杨村一对男女娃给你送的东西。”

老吝:“给我送的东西?为啥给我送?”

老杨:“还给你老哥装正经哩。两娃去了多少回叫你开结婚证哩,都没开成。”

老吝:“我不是忙么。”

老杨:“对咧对咧,看我还不知道你老弟爱喝上两口。对咧,不说了,叫娃啥时候到你那领结婚证去哩?”

老吝:“我明早就在哩。”

老杨:“那叫娃明早一准来。”

老吝:“恩”。刚要提包走看见柜台上的照相机:“诶,你刚才看啥哩?”

老杨:“恩,叫这小梁师傅给老母亲照的百年相片。”

老吝:“叫我看一下。”(拿过看,惊喜):“哎呀,照的这么清晰,这么好。给我母亲也照上几张,咋样?”

老杨:“能成么,照相的人就在这儿里,你跟他说(指照相的)

老吝对梁师:“这是你照的?“

梁师:“恩,恩。”

老吝:“照得怪美的,给我老母亲也照几张。”

梁师:“能成么,你母亲在哪?”

老吝:“哎呀,我母亲在家里,80多岁了,还得到家里去照。”

梁师:“你家在哪里?”

老吝:“远着哩,在山里。”

老杨对梁师:“哎呀,你就到老吝家去一次,老人活了一辈子了,也留个好的做念。”

梁师:“能成么,你老叔搭话了么。”

老吝:“那,价格……”

梁师:“这老杨叔搭话了,给你的价格,和他一样,只收个成本价。”

老吝对老杨:“咋样?”

老杨:“小杨价格合适得很。你请照了。”

老吝:“那,”对梁师:“咱后天,礼拜三早上走吧。”

梁厦:“成,一言为定。”

老吝:“一言为定。”

三场小卖店

梁师在老杨小卖店等老吝。梁师焦急的看天空:“哎呀,都这会了,老吝咋还不来哩?”

老杨:“外才慢慢的收拾哩。”

梁师:“大男人家出门有啥收拾的,又不是黄花闺女。”

老杨:“他不是打扮自己哩,他是收拾整理东西哩。”

梁师:“收拾整理东西?”

老杨:“老吝每次回去呀,都要大包小包的带一大堆哩。”

梁师:“是吗,那这回,可把我这骡子给栓死了。”

“你还来得早!”老吝果然大包小包的向小卖店走来,一边走,一边向梁师打招呼。

梁师:“哎呀,你都拿的啥东西么,这么多。”

老吝:“嘿,也没啥。”

老杨;“还没啥,都是那些领结婚证的人给你的贡品。”

老吝:“你老杨哥,净拿老弟开涮。”对梁师:“走,时间不早了。”

梁师刚要帮老吝拿东西,老吝突然双手四个兜兜拍了拍:“瞎了瞎了,我没带钱。”

老杨:“你经常都是外,马眼的很。”

老吝:“我来的时候刚把衣服换了么。”

老杨:“那咋办呀?你回去取去。好在也不远。”

老吝又两只手浑身找东西:“伊,我钥匙也不见了。啊,对了,还在那脏衣服里。恩,是这,老杨哥,从你这先拿上一百元,我回来就给你。”

老杨:“你就收了心吧,你欠小卖店一百多元的帐,叫我外死老婆子成天把我收拾得跟贼一样,骂我的话把我的耳朵都能磨下死肉了。”

梁师:“行了行了,我这带钱着哩,赶紧走,我门面还开着哩,回来还要赶紧照相哩。”说着,提起老吝的大包就走。

老杨:“算啦,算啦,我今个借给你100元,”数着零钱“但你这回可一定要讲信用啊!”

“没问题,没问题”老吝接过钱。

四场公共车

老吝和梁师一前一后上公共车。

老吝和梁师并排坐在一起。

售票员:“买票啦,买票啦。”

老吝无动于衷。

梁师开始掏钱。

老吝两手按住梁师掏钱的手:“不买不买。”

梁师疑惑:“为啥不买?你认识人家?”

老吝摇头:“不认识。”

梁师就坚定的掏了钱买了票。

老吝埋怨梁师:“可叫你破费了,不叫你买不叫你买,你非要买。”

梁师:“十来块钱么,划不来叫人小瞧。”

五场路旁

老吝和梁师依次从公共车上下来。

梁师望着远处弯弯曲曲的山路:“老吝,你屋快到了么?”

老吝:“恩,还有20来里路。”

梁师:“还有20多里?”梁师犹豫:“哎呀,还有那么远,我都不想去了,家里还有人等我照相哩。”

老吝:“哎呀,好老侄哩,你不就是命好,托生在了平原,就说我们这山里人就这么低贱,都不值你这平原人走一趟。”

梁师:“哎呀,老吝,你把话说到那里去了。我是,”

老吝一把拉过梁师:“走走走,有磨牙的外时间都到了。”

梁师:“哎哎哎,要去现在也不能走呀”掏手机看时间:“我说么肚子咋饿得直叫唤,原来都一点多了,不行,那么远的山路,咱得吃些再走。”

老吝和梁师左右张望饭店。

梁师看见路边一家面食馆:“走,到那吃去。”

老吝不动:“恩,前边这村子有一家男娃今年要结婚,他妈的手擀面做得好得很,咱到他屋去。”

梁师:“不啦不啦,那么远的,咱还要赶路哩。”

老吝一把拉过梁师:“走走走,两步路就到了,你个大小伙子,还怕把你的脚跑大了?”

六场农户家门口

60余岁的农妇正在门口给新抹布用针线撩边。

老吝和梁师一前一后到老婆身边。

老吝:“做活哩?”

“恩。”老婆头也不抬的回答。

“听说你手擀面做的不错,今个给我们做一回。”

“我给我还懒得做哩!”老婆头也不抬的继续做活。

“那,开水泡馍也能行。”老吝说。

老婆抬腿活动了一下,继续头也不抬的:“哎呀,不巧,我今个还没有馍了。”

老吝气急:“你,”

老婆:“我娃的户口在外地,把结婚证都领了。”

老吝尴尬的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七场路边面馆

老吝和梁师各一大碗肉丝面。

老吝已吃完,抽着烟。

梁师埋头吃面。

梁师吃完,见老吝没付钱,就掏自己的腰包。

老吝见梁师掏钱,就装着也掏钱。梁师给服务员钱,老吝也给,却掏出了100元面值的人民币。

服务员看到另票和100面值的票,肯定收另票。但老吝非要叫收他的钱。

“你的钱找不开。”服务员说。

老吝更来劲:“收我的,收我的。”

服务员;“你这人,不是找不开么。你有零钱我收你的。”

梁师:“伊,老杨刚才给你的不是零钱么,怎么……”

老吝假装恍然大悟:“啊,你看我这猪脑子,原来我身上有钱呀。啊,对对对”掏另一个包取出零钱给服务员,叫服务员将梁师的钱退回去。

梁师一把拉过老吝:“赶紧走些,赶紧走些。”

八场山路

老吝和梁师在山路上艰难的行走。

梁师:“老吝,咱歇一会吧。”

老吝:“不行,这一段路常有山上的飞石落下来,很危险。”

梁师:“那,我实在是走乏了。”

老吝:“坚持一会,前面就有几户人家居住,在哪里歇一歇。”

第九场山路旁

一位60余岁老婆在山路旁摆摊卖核桃。

老吝和梁师快走到老婆跟前的时候,老婆就扯着嗓门喊:“核桃啦,核桃啦,正宗山里的核桃,个大皮薄。这两个客人,买些吧。”

老吝撂下行礼:“走,看看去。”

梁师一屁股坐在石头上:“累死了,我只想喝口水。”

老吝边走向核桃摊边说:“老嫂子,把你外水给我外人喝一些。”

老婆:“好好好”(从电壶里给茶缸里倒水)

梁师赶紧走过去双手接:“谢谢,谢谢。”(在一旁喝水)

老吝边拿一个核桃往嘴里塞,一边说:“咋样么?”(嘎,咬破一个尝起来,咽下去,又咬破一个,吃起来;又咬破一个吃起来;又咬破一个吃起来,核桃皮撒了一地)

老婆终于忍无可忍:“我说你这位买主,你倒是买还是不买?”

老吝将最后一个核桃仁塞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站起来准备走:“你这核桃不好吃,我不买。”要走。

老婆一把拉住老吝胳膊:“哎哎哎,你先别走里,就说我这核桃不好吃,你早干啥去了?吃了这么大半天了,吃饱了你才说不好吃了?”

老吝:“你这卖核桃的,我想买你的核桃,尝两个还不行了?”

老婆指地:“看看你脚底下这一堆核桃皮,是两个核桃的皮吗?我这核桃可是15元一斤啊,你都能吃我半斤。是这,你不买了也行,你把我的半斤钱一掏!”

老吝:“我,我凭啥给你掏钱呀,我又不买你的核桃。”

老婆:“那你吃了我的核桃,你就得给我掏钱。”走上前双手伸向老吝腰包。

老吝赶紧双手捂口袋扭身不给。

“好了好了”梁师从自己口袋里掏了10元钱:“大娘,我给你10元钱,够了吗?”

老婆盯了盯梁师和他手里的钱,突然手一扬:“不要,我不能要你的钱。”仍抓着老吝不放。

梁师上前脱开大娘的手:“大娘,你收下这钱,我俩是一回事。”大娘不接,梁师将10元钱放在石头上,赶紧推老吝跑,老吝刚跑两步,想起行礼,又赶紧折回来提起行礼又跑。

老婆拿起10元钱一边赶,一边喊:“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他的钱!”

十场山村农户院子

梁师给老吝80余岁的母亲精心的梳头、打扮、照相。

照相完毕。

梁师:“好。”收拾相机:“老吝,赶紧回,我屋里还有人等着照相哩。”

老吝:“不急不急,还早着哩,我二大听说你照得好,也要照哩,就来了。

梁师给老汉照完。老吝又要给三婶照相。三婶照完,老吝又要给四妈照相。梁师好容易照完刚准备收拾相机,老吝又要给村支书照相。梁师坚决不照了:“老吝,不能照了,太阳都快落山了,咱还要回去里。”

老吝:“不急不急,咱两个老小伙子害怕啥哩?”

梁师;“不是怕啥,是怕还有20多里山路里,太晚了,公路上没车咋办哩?”

老吝:“哎呀,熬煎你。”

梁师;“不是,我是怕……”

老吝:“行了行了,老哥给你揽生意哩,你还嫌烦,再老支书最后一个。”

十一场

老吝和梁师在山路上往回行走。

老吝对梁师:“你打头走,我怕在前边碰着恁麻糜子老婆了。”掀梁师往头里。

梁师:“做贼心虚,天都黑了,老婆还不回去了,还能老在那等你?”

老吝:“我跟你开个玩笑么。”

梁师:“你都这个时候了,还开得起玩笑。”

老吝:“你胆小,山里这几年没有狼。”

梁师:“我不是怕狼,我是怕人。”

老吝;“你身上带现金了?”

梁师:“没有,但是我这数码相机值1万多元哩。我怕咱天黑走不出山里。”

老吝:“没事,我山路熟,你跟着我就是了,今晚保证带你出山里。”

梁师:“就是能出了山里,也怕没有班车了。”

老吝:“哎呀,你咋净说些臊气话。放心,即就是今晚没车了,你老哥我都要叫你舒舒服服过一夜。”

梁师:“就凭你?”

老吝:“恩。”

梁师:“恐怕是高价顾个出租车到家里安睡吧。恩,我可告诉你,我身上没钱啦。”

老吝:“不要你花钱,看把你吓的。”

梁师:“你到底准备咋办么?别卖关子了。”

老吝:“出了山口,有一个农家乐宾馆,咱到那免费睡一晚。”

梁师:“你认识人家老板?”

老吝:“挂面认识。”

梁师:“那咱就别想了。”

老吝:“恩,绝对行,你到时候,只管跟我配合就是了。”

十二场农家乐客厅

张老板翘着二郎腿一边抽烟一边看百家碎戏。

老吝进门一把拍在张老板肩上:“好老熊,麻得很么,一下都上到椒树上去了。”

张老板扭过身:“哎呀,是你呀,你咋都这会了,从地缝里钻出来了?”

老吝一边放行礼一边说:“哎呀,还不是为了你么?”

张老板惊奇:“为了我啥?”

老吝朝梁师挥手:“过来过来。”给张老板介绍说:“还不是想给你这幸福的日子留个纪念么!”

张老板:“留个纪念?”

老吝:“恩,叫个把势给你照相来了。”

张老板:“给我照相?咋到这会来了?”

老吝指梁师:“我今天请他到山里给我老母亲照象,回来晚了。刚才有个顺车去乡,我俩都没坐。我说,来一回不容易哩,就把他拉来给你也照几张。”

共 969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著名剧作家宁文英的碎戏《老吝》,一听“吝”字,就是人想起“过分爱惜自己的财物,当用不用的人”。象欧洲文学中的四大吝啬鬼:莎士比亚喜剧《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莫里哀喜剧《吝啬鬼》(又译《悭吝人》)里的阿巴贡、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葛朗台、果戈理小说《死魂灵》里的泼留希金。《老吝》通过老吝抓住老杨要办结婚证的心里,在老杨小商店白吃白拿,买馍不掏钱,住店不付店钱,照相花4 0元让垫上……即使老吝得了脑溢血抢救时,他还挣扎着捂兜,不让孙子掏衣兜里2000元交医院押金!把吝啬鬼写得淋漓尽致!推荐!问好!【编辑:吉春】

1 楼 文友: 201 -10-1 21:58:25 剧作描绘了一个精明吝啬的人物形象。他既有农民的质朴,又有市民的小气,是一种具有混合性格的影剧角色。作家刻画人物入木三分,具有强烈的喜剧效果。

2 楼 文友: 201 -10-14 14:21:18 十分感谢吉春教授对碎戏《老吝》的点评!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消肿止痛有什么草药
小孩营养不良的表现
秋季夜间咳嗽怎么办
分享到: